大自然的挑戰 – 歷年天災的回顧

大自然的挑戰 – 歷年天災的回顧

一 . 颱風

 

1. 名稱的由來
2. 產生的頻率
3. 最強勁的颱風
4. 風災所造成的破壞
- 人命傷亡
- 船隻損毀
- 房屋倒塌
- 經濟損失

 

二 . 暴雨

 

三 . 嚴寒

 

四 . 酷熱

 

五 . 乾燥與乾旱

 

六 . 小結

 

大自然的挑戰 – 歷年天災的回顧

 

踏進1980年代,香港的經濟有了長足的進展,香港抵禦天然災害的能力也因此大大提升。整體來說,在1970年代中期以前,香港的發展仍受天災影響甚深。為深入探討自然災害對社會所造成的損害,茲根據香港政府公佈的資料及民間報章的報導,將1844-2002年香港發生的自然災害綜述,而有關的資料可歸納為颱風、暴雨、嚴寒、酷熱及乾旱等五大類。


一 . 颱風

 

每年的6至10月香港都會受到颱風吹襲。颱風,用現代香港天文台的術語,是一種形成於北太平洋西部的「熱帶氣旋」,一般的壽命從數天至數星期不等,移動的方向基本上與海洋上空的氣流方向一致,主要是自菲律賓北上向東南亞及南中國海移動,因此,颱風是指於海上形成的暴風。其實中國自古以來就只有沿海地區的方志才有颱風的資料,內陸地區的方志從沒有颱風的記載,可證明颱風的形成與海洋上空的氣流有極密切的關係。

 

熱帶氣旋不一定會變為颱風,在北太平洋西部及中國南海,大約只有半數的熱帶氣旋會發展至颱風強度23,按照1949年6月菲律賓國際氣象會議的協定,熱帶氣旋可按照其風力的強弱,分為四級:

 

表II─1─1 熱帶氣旋與蒲福氏風級對照表1
最高持續風速(公里/小時)最高持續風速(浬/小時)蒲福氏風級
熱帶低氣壓
(Tropical Depression)
41-6222-336-7級
熱帶風暴
(Tropical Storm)
63-8734-478-9級
強烈熱帶風暴
(Severe Tropical Storm)
88-11748-6310-11級
颱風 (Typhoon)118或以上64或以上12級

 

1. 名稱的由來

 

中國古志書就海上形成暴風的記載,以晉朝沈懷遠撰寫的《南越志》2 有關「惧風」的紀錄為最早,沈氏認為「惧風」意指讓人懼怕之風。其原文節錄如後:

 

「照民間多颶風,颶者其四方之風也,一曰惧風,言怖惧也,常以云,七月興,其至時,三日雞犬不鳴,大者七日,小者三日。」3

 

而元朝婁元禮除了記述颶風的威力外,更有描述颶風形成前後的自然現象 4

 

「夏秋之交,大風及有海沙云起俗謂風潮,古人之曰颶風,言其具四方之風,古名颶風,有此風必有霖淫大雨同作,甚至撥木偃禾,壞房屋決堤堰,其先如斷虹之狀者,名日颶母,航海之人見此,則又名帆風。」

 

至於颶風又被稱為颱風,據宋戴侗《六書故》 5則認為【風貝】是最早用以形容風暴之詞後,後被誤傳為颶:「【風貝】,補妹切,海之災風也,俗書誤作颶。」明謝肇淛《五雜徂》6 有載:「福建人稱【風貝】風,【風貝】音貝,顛簸之意」,而「風貝風」與粵音的「颱風」相近,故【風貝】輾轉演變成颱風。清余景熹於《福州府志》 7中也有記載【風貝】風:「颶,俗訛為【風貝】,呼為報。」清楊慎﹕「颶作【風貝】,音貝。」;《佛經》也有「風虹如貝」的記載。清印光任《澳門紀略》﹕「……或曰楊慎曰颶,當作【風貝】,故俗曰風報,報者貝之轉音也。」而有關颶、【風貝】兩字的轉音,曾興起不少議論,認為颶風原應寫作【風貝】者,多以韻書立論。

 

歷來修纂方志,多以颶風名海上強烈的暴風而少以颱風稱,颶風於粵地又稱做「舊風」、「風報」或「風暴」,印光任於《澳門紀略》8 引陸胤傳謂:「南海歲有舊風,颶者舊之訛也,「舊風」又可解作颶風盛行季節,起於夏而止於秋之間,以秋為舊。」颶風於閩、台舟人呼海上大風叫做「風報」或「風暴」 9

 

根據近代香港氣候資料的記載,產生於北太平洋西部和中國南海的熱帶氣旋,多以Typhoon(颱風)名之。有謂此用語是源於古代希臘神話Typhon(百頭巨怪)一詞; 也有認為英語所用的Typhoon一詞源於粵音「大風」或「打風」。歐洲人使用Typhoon一詞,以英人達皮爾(William Dampier)於1687年7月4日航海日記一書為最早,1697年他出版的《海上環遊世界》(A Voyage Around the World),更以Typhoon形容強烈的暴風。十九世紀中期以後,中國、香港、菲律賓、日本、韓國等氣象台對發生於南中國海和西北太平洋的熱帶氣旋,均統稱為Typhoon颱風。

 

香港以外的地區,對風力強勁的熱帶氣旋也有不同的稱謂:1805年英海軍蒲福 (Francis Beaufort) 制定的《蒲福風級》(Beaufort Scale of Wind Force)將離海平面10米的風速狀況,分為12級,第12級風速為每小時118公里以上,稱為 Hurricane force wind (颶風),一般統稱產生於西印度群島海面,活躍在大西洋和北太平洋東部而風力達到12 級風速的熱帶氣旋為Hurricane (颶風)。有謂Hurricane(颶風)一詞是演變自中美洲土語Huracan(魔王)一詞,中文譯作颶風,用以別於北太平洋西部和中國南海的熱帶氣旋。其實無論是颶風抑颱風均是指夏秋之間,興自海洋的巨風。

 

1947年以前,吹襲香港的颱風並沒有被逐一命名, 1947年起,為區別同時期出現的兩股或以上的颱風,北太平洋西部及中國南海區域,開始採用美國關島聯合颱風警告中心(Joint Typhoon Warning Centre)所擬定的風名表,為該區形成的每一個熱帶氣旋命名,該表由四組各23個來自不同地區的女子名字組成,每組名稱分別以英文字母順序排列,輪流被使用,至於名字本身與颱風的風速強度均沒有關係。同一名字一般會在九十二個名字使用後重覆再用,當然也會有特殊情況,一些帶來極大破壞的颱風名字,為免勾起傷痛的回憶,會被剔除於名單以外,沒有被重覆再使用。

 

1979年起,風名表的名字,改為男女名字交替排列,一改單以女子名字為熱帶氣旋命名的舊習。在此之前,北半球西太平洋形成的熱帶氣旋,均以女性的名稱命名,而南半球西太平洋的熱帶氣旋則使用男性名字10。2000年1月1日,一套由柬埔寨、中國、北韓、香港、日本、老撾、澳門、馬來西亞、米克羅尼西亞、菲律賓、南韓、泰國、美國、越南等14個地區,每區提供各10個共140個名稱所組成的熱帶氣旋名單,取代了1996-1999年期間所採用的熱帶氣旋命名表,新名單不但突顯了各地區的民族特色,同時亦反映了熱帶氣旋活躍的地帶,加強了區域間的合作。


2. 產生的頻率

 

根據登恩 (Gordon E. Dunn) 在《大西洋的颶風》發表的統計 11,北大西洋平均每年約有7次颶風,沿墨西哥的北太平洋中部,平均每年約有6次颶風,印度洋上平均每年約有14次,西太平洋每年發生的颱風則約有20至30次,其中八成以上會在6月-10月產生,從西太平洋吹向香港的熱帶氣旋每年平均會有5到6次。而南太平洋東部及南大西洋並沒有熱帶氣旋出現 12

 

表II─1─2 西太平洋及中國海每月熱帶氣旋分佈狀況統計
(1884-1941年,1946-1947年)
月份1 23456789101112
次數115202383
百分比1.421.428.632.911.44.3
資料來源﹕ Starbuck, L., A Statistical Survey of Typhoons and Tropical Depressions in the Western Pacific and China Sea Area From Observations and Tracks Recorded at the 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 From 1884 to 1947, Hong Kong, Noronha Co. Ltd., 1951, p.4.

 

表II-1-3 香港每月熱帶氣旋分佈狀況統計 (1946-2002年)
(1884-1941年,1946-1947年)
月份1 23456789101112
次數311417671864991
百分比0.93.211.821.920.524.814.12.60.3
資料來源:香港天文台氣象資料

根據天文台就1946年至2002年所作有關熱帶氣旋的紀錄,本港於57 年內共有347個熱帶氣旋影響香港,平均每年有6.1個。1946-2002年年間熱帶氣旋導致天文台需懸掛警告信號共14,629小時,平均每年為257小時 13

 

1964年是香港天文台船舶熱帶氣旋警告範圍以內(即北緯10-30度,東經105-125度) 最多熱帶氣旋的一年,是年本港在5月26日至10月23日的4個多月之內,共有熱帶氣旋26個,是年曾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共42次,歷時共570小時,其中10個需發出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參閱附表 II-1-4)。1974年香港曾發出的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多達11次,是歷來懸掛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最多的一年。而最持久的一股颱風則要算是1986年的韋恩,它的生命歷程長達19天,曾在8月19日至9月5日期間橫越南海三次,第一次在8月19日 至21日,天文台懸掛了1、 3 及8號暴風信號;第二次是8月25日至26日,天文台懸掛了1號暴風信號,第三次在9月4日至5日,天文台懸掛了1 及3號暴風信號 14。從颱風發生的頻率及懸掛時間來看,可見其在夏季對本地區的威脅甚大。

 

表II─1─4 1964年香港熱帶氣旋紀錄
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懸掛日期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名稱本地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5月25-28日維奧娜(Viola)1, 3, 7, 8
6月30-7月3日芸妮(Winnie) 1, 3
8月7-8日艾黛(Ida)1, 3, 6, 7, 8, 9
9月4-6日露比(Ruby)1, 3, 7, 8, 9, 10
9月9-11日莎莉(Sally)1, 3, 5, 6, 7
9月15-21日桃麗達(Tilda)1, 3
9月30-10月1日比麗(Billie)1, 3
10月5-7日嘉麗(Clara)1, 3
10月11-13日黛蒂(Dot)1, 3, 6, 7, 9, 10
10月22-23日喬治亞(Georgia)1
資料來源﹕ Director, 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 Annual Departmental Report for the Financial Year 1964-65,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65, pp.8-14.

 

根據中國古代方志的記載,吹襲中國的颶風,各地次數不一,《嶺表錄異》載:「或三、二年一風,或一年兩、三風。」颶風發生的季節和月份,《南越志》載:「常以五、六月發」;又云「常以六、七月興」。明方以智《通雅》:「春、夏、秋之分,見斷帆狀,名曰颶母。」《航海風信引》:「海中之颶,四時皆發,夏秋為多。」可見古書對颶風每年發生的次數,沒有統一的看法,但大抵上也同意其蓬勃於夏秋之際。

 


3. 最強勁的颱風

 

香港天文台自1884年成立後,已開始紀錄吹襲本港的熱帶氣旋的每小時平均最高風速,1911年天文台更開始量度每小時最高陣風風速,1931年起天文台於本地風暴信號中加設10號暴風信號,以提高公眾對颱風的警覺能力,以下有關1884年至2002年最強勁颱風紀錄,1884至1911主要選取每小時平均最高風速達118公里(64海里)以上,1911年至1930年則以每小時最高陣風紀錄達 220公里(120 海里)以上,1930至2002年的73年間選取需要發出10號颱風信號的熱帶氣旋,1884至2002年的強勁颱風共有21個 15(參閱附表 II-1-5),換句話說,平均每5.7年,就有一次相當強大的風暴吹襲香港。

 

表II─1─5 最強勁的颱風紀錄 (1884年-2002年)
颱風名稱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懸掛十號颶風信號每小時平均最高風速(海里/小時)最高陣風紀錄(海里/小時)
日期歷時日期歷時
1896年8月8至10日69
1906年9月18至29日18日:49
20日:36
29日:50
1923年8月17至22日95小時56分67113
1927年8月19至20日53101
1929年8月21至22日28小時15分57102
1931年7月31至8月2日60118
1936年8月16至17日34小時38分62115
1937年9月1至2日34小時9分1937年9月2日59130
1946年7月16至19日53小時50分1946年7月18日4小時45分95
姬羅莉亞1957年9月21至23日60小時55分1957年9月22日7小時55分59101
瑪麗1960年6月4至9日127小時25分1960年6月9日9小時10分50103
愛麗斯1961年5月18至20日34小時1961年5月19日2小時30分4389
溫黛1962年8月30至9月2日53小時1964年9月5日8小時68140
露比1964年9月4至6日42小時35分1964年9月5日3小時55分58122
黛蒂1964年10月10至13日79小時10分1964年10月13日8小時15分4694
雪麗1968年8月20至22日54小時1968年8月21日7小時35分3472
露絲1971年8月13至17日67小時1971年8月16至17日5小時50分53121
愛茜1975年10月12至15日51小時15分1975年10月14日2小時50分3176
荷貝1979年8月1至3日38小時1979年8月2日3小時45分3894
愛倫1983年9月7至10日64小時20分1983年9月9日8小時46100
約克1999年9月13至17日86小時1999年9月16日11小時3374
資料來源﹕ Hong Kong Observatory, Tropical Cyclones in 1999, 2000; Heywood, G.S.P., Hong Kong Typhoons, Hong Kong, Royal Observatory, 1950; Chin, P.C., Tropical Cyclone Climatology for the China Seas and Western Pacific from 1884 to 1970, Hong Kong, Royal Observatory, 1972; Starbuckm L., A Statistical Survey of Typhoons and Tropical Depressions in the Western Pacific and China Sea Area From Observations and Tracks Recorded at the 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 From 1884 to 1947;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s, 1951.

 

21個正面襲港的颱風中,以1960年的瑪麗影響香港的時間最長,達127小時25分,而懸掛10號風球最久者,則為1999年的約克,共計11小時,可想而知颱風在夏季對本港的威脅時間相當長。


4. 風災所造成的破壞

 

- 人命傷亡

 

由於在1883年天文台成立以前,沒有專業部門負責觀察、紀錄及發佈颱風消息,故很難有系統地就1884年以前風災傷亡情況作進一步的了解。以下的分析主要以1884年以後政府及民間的資料為討論的基礎。據報章所載,1884年以前的風災以1867年、1870年、1874年最為嚴重16 ,單是1874年,粗略估計死亡人數達2,000多人,而有關1867年及1870年的情況紀錄就相當模糊和零碎,根本無法知道這兩次風災的具體情況。在1884年至2002年年間,需要發出十號颶風信號或同等警告信號之颱風所造成的人命傷亡情況大抵如附表 II-1-6。

 

表 II–1-6 十號颱風或同級警告信號傷亡統計 1884-2002年
颱風名稱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日期傷亡紀錄
死亡人數受傷人數失蹤人數
1896年8月8至10日不詳不詳不詳
1906年9月18至29日約15,0002201349
1923年8月17至22日100不詳1
1927年8月19至20日1522不詳
1929年8月21至22日713不詳
1931年7月31至8月2日6410
1936年8月16至17日20 1791
1937年9月1至2日約15,00088182
1946年7月16至19日不詳5不詳
姬羅莉亞1957年9月21至23日91000
瑪麗1960年6月4至9日4512711
愛麗斯1961年5月18至20日5200
溫黛1962年8月30至9月2日183388 108
露比1964年9月4至6日3830014
黛蒂1964年10月10至13日268510
雪麗1968年8月20至22日040
露絲1971年8月13至17日11028650
愛茜1975年10月12至15日0460
荷貝1979年8月1至3日142601
愛倫1983年9月7至10日1033312
約克1999年9月13至17日35000

資料來源:《颱風》,香港,皇家香港天文台,1992年;《一九九九熱帶氣旋》,香港天文台,2000年;《華字日報》;《華字晚報》;《工商日報》;《華僑日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Hong Kong Observatory, HKO Warnings and Signals Database.

 

單從傷亡數字來看,1906年與1937年的颱風是歷年來人命損失最嚴重的風災,單是死亡人數已超過一萬多,其中又以1906年的傷亡最為慘重,死亡人數佔同年全港32萬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受傷及失蹤人數眾多;1937年全港總人口約有一百萬,是年的風災也有一萬多的死亡人數,約佔同年全港總人口的百分之一;1962年造成183人死亡的溫黛風災,只能屈居第三,可見颱風在二十世紀上半期對香港的破壞極大。1970年代後期香港的居住環境改善,居民的防風意識提高,颱風對香港社會的威脅明顯減少,1975-2002年的27年間,四個需要懸十號颶風信號的颱風 –––– 愛茜、荷貝、愛倫、約克釀成的死亡人數共計有27人,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如觸電、被重物擊中等都是一些可以避免的意外,1999年的風災死亡人數字更大大減低至三人。

 

- 船隻損毀

 

如果再進一步分析造成傷亡的原因,發現在1906及1937年的兩次颱風中的遇難者多為漁民,1906年的風災共2,983艘漁船,670艘遠洋輪船沉沒 17,根據當時東華醫院粗略估計,報失的船艇約值8.1萬港元 18,死難者有九成為水上人 19;1937年則有1,855艘漁船,28艘遠洋輪船沉沒,因船隻被暴風吹襲而溺斃者佔甚大比例,因遇險者的屍體多在碼頭或海面發現;這與早期漁民以船為家,未及上岸躲避突而奇來的風雨有關,漁民甚至不察覺風雲乍起仍然出海捕魚謀生,被迫葬身大海。

 

1962年溫黛風災期間,除沙田區被淹死者超過150人外,被吹毀的漁船也有2,089艘,遠洋輪船達36艘;溫黛風災以後船隻被吹毀的數量一直維持在300多艘,1964年露比風災吹毀了314艘漁船,遠洋輪船35艘;1971年露絲吹襲遠洋輪船佛山號,88名船員全部在海上遇難,是年被吹毀的漁船有303艘,遠洋輪船達35艘;1979年8月的荷貝吹毀了374艘漁船,遠洋輪船29艘;1983年9月颱風愛倫使360艘漁船,44艘遠洋輪船損毀,可見颱風對港口的船隻造成極大的損失,情況要到1990年代才有所改善 (請參閱附表 II-1-7)。

表II-1-7 船隻損毀統計 (1884-2002)
颱風名稱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日期遠洋輪船漁船合計
1896年8月8至10日6713
1906年9月18至29日67029833653
1923年8月17至22日111021
1927年8月19至20日2911
1929年8月21至22日31114
1931年7月31至8月2日314
1936年8月16至17日22 約40艘約60餘艘
1937年9月1至2日2818551883
1946年7月16至19日224
姬羅莉亞1957年9月21至23日336
瑪麗1960年6月4至9日6814820
愛麗斯1961年5月18至20日1910
溫黛1962年8月30至9月2日3620532089
露比1964年9月4至6日20314334
黛蒂1964年10月10至13日29092
雪麗1968年8月20至22日42630
露絲1971年8月13至17日35303338
愛茜1975年10月12至15日7310
荷貝1979年8月1至3日29374403
愛倫1983年9月7至10日44360404
約克1999年9月13至17日1多艘船隻多艘
資料來源:The China Mail;《一九九九年熱帶氣旋》,香港,香港天文台,2000年;《工商日報》,《明報》,《星島日報》,《華字日報》,《華僑日報》。

 

- 房屋倒塌

 

戰後隨著都市人口膨漲,臨時興建的房屋日益增多,1950、1960年代香港的經濟條件仍相當落後,新移入的居民多以木材或鐵片搭建住房,由於香港的地形有60%的面積由山坡組成,大部份高地為陡坡地,坡面上風化碎屑較厚,坡面的不穩定性被颱風吹襲後,底土緩慢蠕動,引起快速的地表物質流及泥流或礫石降落以至岩屑大面積崩塌20 ,這些現象以花崗岩與火山岩相接觸的崩積帶如港島的山區尤其明顯,蓋建於斜坡之上的臨時房屋,結構上根本抵擋不住風雨,因颱風侵襲香港而引起房屋倒塌的情況自然是多不勝數,損失以1950年代及1960年代最為嚴重,導致大量房屋倒塌的颱風有1957年的姬羅莉亞,1960年的瑪麗,到了1970年代末期情況才有所改善。1950年代至1970年代颱風吹毀的臨時房屋每次均超過百位數字,其中又以1957年9月21日至9月23日吹襲的颱風所造成的破壞最大,估計約有超過900間木屋被毀,新界東部及荃灣區損毀程度最大,家園被毀的災民人數,超過1萬人,深水埗區災民多達1,822人、柴灣區災民約有1,109人 21,有關各颱風對房屋所造成的破壞請參閱附表II-1-8。

 

表II-1-8 十號颱風下本港房屋損毀狀況 (1884-2002)
颱風名稱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日期詳細情況
1906年9月18至29日大埔市內有38間房屋倒塌。西角貨倉、碼頭(Blake Pier,皇后碼頭、天星碼頭)、畢打街、法院大樓、新郵政局之大棚亦受損毀。最保守估計達2千至3千萬港元。
1923年8月17至22日新界及離島地區尤為嚴重,大澳被風吹塌屋宇最少有52間。香港及九龍地區亦有多座屋宇被吹走、吹塌或嚴重受摧毀。
1927年8月19至20日九龍地區塌屋尤為嚴重,長沙灣有120餘座房屋倒塌,九龍塘之寮仔全部被風吹走。油麻地、廟街、廣東道、深水步都有塌屋事件。
1929年8月21至22日1929年8月21日至22日 九龍及香港地區房屋倒塌事件嚴重。紅磡、九龍、筲箕灣、深水埗、旺角之碼頭蓬蓋被吹去,賣票室亦倒塌。香港德忌利士街、干諾道、高陞戲院、皇后大道中的屋宇均有倒塌。
1931年7月31至8月2日南華足球會、青年會會所(YMCA)屋頂、西灣河4間屋全被風吹毀,鴨脷洲大街、香港仔西安街1樓宇被風全座吹塌。油麻地小輪碼頭、卜公碼頭、趙安上落貨碼頭多條橫樑塌下,頂面亦被強風吹毀。
1936年8月16至17日銅鑼灣渣甸街、旺角花園街、城門醫院、荔枝角監獄、荃灣警署、很多2、3、4層高的屋宇皆全座塌下,西洋樓房亦無一倖免。棚廠、寮仔、石屋均受毀壞。
1937年9月1至2日嚴重被摧毀的區域包括大埔墟整條村落被風捲走;沙頭角超過一半的寮仔及小屋被吹毀;干諾道西七間店戶被焚燒;九龍塘各住宅之花園圍牆、警察學堂之汽車房全數傾塌。其他地區如紅磡、屯門、荃灣、錦田、亞公岩、西營盤、筲箕灣、荷李活道九龍城、深水步、長沙灣、沙田、粉嶺有很多屋宇、棚廠、木屋被風吹毀或全座倒塌。
1946年7月16至19日重災區主要集中在香港島地區,灣仔、西營盤、德輔道西。
姬羅莉亞1957年9月21至23日新界損失達數百萬元,荃灣一區毀屋400間;青山、元朗、沙田、上水區毀屋500間。各地區的木屋、徙置區如深水步木屋、柴灣木屋、九龍城老虎岩與虎尾村、紅磡、筲箕灣區、柴灣角村等被風嚴重吹毀,災民人數達10,367人。
瑪麗1960年6月4至9日新界長洲風災最為慘重,店屋吹毀者大小10多間,牌坊3座。筲箕灣、老虎岩、山谷道,最少有30多間木屋受毀,各地被毀木屋總數逾330間。
愛麗斯1961年5月18至20日何文田文華村受損嚴重,該村最少有6間村屋倒塌。
溫黛1962年8月30至9月2日港九新界的災民人數超過3萬,沙田墟房屋及店舖盡毀,災民約有3,000餘人。土瓜灣亦有30多間木屋倒塌,界限街、砵蘭街天台木屋亦盡吹毀。其他地區災民人數:大坑西(5,500)、大埔(2,000餘)、筲箕灣(4,500)、何文田(3,000餘)、京士柏(3,000餘)。
露比1964年9月4至6日受災最嚴重的是大埔七區鄉村,被毀臨時木屋及鄉村式屋宇數千間;港九及荃灣三地被颱風波及木屋共有1,368間,災民共達8,500人;離島梅窩全部毀塌住屋者30間,吹掉屋頂之住屋180間。
黛蒂1964年10月10至13日受災最嚴重的區域有沙田西林寺半山木屋、筲箕灣亞公岩木屋區、沙田下葵涌村。其他地區亦有房屋倒塌意外,如深井、青山道、何文田、沙頭角。
雪麗1968年8月20至22日荃灣大窩口徙置區附近之木屋,共有60間木屋被吹毀,而徙置區內亦有27間木屋被毀。其他地區如九龍灣、京士柏、何文田、竹園、沙田、大埔亦有80多間木屋、石屋被毀。
露絲1971年8月13至17日木屋區與安置區有超過1,000間木屋被毀,災民有4,500人之多,受襲擊損失最嚴重的是三家村,其次是九龍灣,其他地區包括九龍仔、大嶼山山水口67間房屋、東灣及長沙14間房屋、荃灣葵涌葵興村廉租屋16個單位、柴灣新區2座大廈、秀茂坪新區1座大廈及慈雲山2個單位均出現倒塌 。
愛茜1975年10月12至15日大嶼山大鴉洲1間村屋倒塌。
荷貝1979年8月1至3日北角芽菜坑50多間木屋被颱風吹毀。筲箕灣聖十字徑村的木屋被滾下的沙泥壓塌。油麻地有16間天台木屋被大風吹倒。荃灣白田壩村、大埔鹹水龍村全村10多間木屋被淹浸。
愛倫1983年9月7至10日美孚新村被水淹浸,最為嚴重。西區鋼線灣村及摩星嶺海傍村幾覆滅。共219間木屋被毀,340戶共1198居民受影響。
約克1999年9月13至17日上水石湖新村及天平山村發出嚴重水浸,兩村淹浸。灣仔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大樓外牆400多塊玻璃幕牆崩裂。
資料來源:Li Wood Yee, "The Typhoon of 18 September 1906", Royal Observatory Occasional Paper No. 36, 1976;The China Mail;《一九九九年熱帶氣旋》,香港,香港天文台,2000年;《工商日報》,《明報》,《星島日報》,《華字日報》,《華僑日報》。

 

一般來說,十號風球對全港破壞的覆蓋面相當廣泛,倘細心翻閱資料,不難發現不同年代,各地區的受災情況略有不同,這也直接影響到各區域的發展。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損失較嚴重的地點,以漁民聚居的區域,如筲箕灣、油麻地、長洲等為重災區;二十世紀上半期以中下階層密集的地區如西環、灣仔、深水埗等損毀程度較大;戰後受風災嚴重破壞的區域,則以新發展的工業及住宅區如大埔、沙田為多 (參閱上表II-1-8)。縱覽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颱風所造成的意外,大多集中在整個香港的東部,包括港島、九龍半島及新界的東部。

 

- 經濟損失

 

每次颱風吹襲,香港全城陷入癱瘓狀態,所有的日常活動被迫停止,直接影響民生的莫如混亂的交通狀況,急升的物價。由於颱風造成山泥傾瀉阻塞道路的情況,以港島的北部、中西區及九龍半島東部最嚴重,這些區域因人口擠迫,排水系統老化,常出現水浸的情況。颱風襲港期間,渡海小輪停航,中斷了港島、九龍、離島間的聯繫,在海底隧道尚未興建之前,港島及九龍半島之間的交通完全依賴渡海小輪,而離島的交通時至今天仍以小輪為主 22,需要利用渡海小輪的市民如趕不上暴風抵港前的尾班船,有家歸不得的話,只好寄居在親友家,甚至滯留在碼頭,直至小輪復航才回家23。颱風期間,在公共交通未能維持正常服務的情況下,市民必須支付比平日高出多倍的車資,1973年有報導小巴的價格從原來的5角漲至1元5角或3元不等 24。而颱風對航空服務所造成的不便,不但直接影響香港對外聯絡,更可間接導致電訊網絡系統中斷,在重視資訊傳遞速度的年代,颱風所引起網絡系統交通擠塞的問題,是急需解決的。

 

新界許多農產區如元朗、大埔、上水、沙田、粉嶺,荃灣,離島的大嶼山等,受颱風沖擊,生產被迫停頓。而鄰近地區如廣東省等亦同樣受颱風困擾 25。日常生活的用品因交通癱瘓,無法如期運送到市場,造成貨品供不應求,價格上漲,最明顯的是食物的價格,如菜蔬、魚類、肉類等26 。根據不同年代的紀錄,颱風肆意破壞新界農地以後,造成日常食品漲價的升幅由三分之一至三倍以上不等 27。颱風後的連場暴雨對農業的沖擊,在戰前本港農業生產仍佔相當大比重時,影響尤其重大,1910年代末,1920年代初,因颱風襲港,本地稻米失收,其他地區稻米未及運抵本港應急,導致米價急升,產生搶米風潮 28,市面一度陷入混亂狀態。

 

在一段短時間內接踵而來的颱風,對工商業帶來的損失尤其明顯,零售業被迫暫停,金融市場被迫暫停買賣 29,經濟活動長時期不能正常運作,元氣大受傷害,遇上經濟不景氣的年頭,物價更藉口上漲,低下階層的生活受颱風襲港影響,可謂雪上加霜,每次風災吹塌的木屋,90%為低收入工人、苦力等的居所,據統計1959年居住在木屋的工人有30萬 30,最不幸者當然是颱風期間家園被毀,喪失親人者,而僥倖生還者仍需面對收入減少,經濟拮据的問題,1970年代以前,大部份工人工資仍以件計酬,或以日計薪,因颱風導致停工,工人的收入自然減少,而颱風過後,部份工作仍未能回復正常,受影響較嚴重的行業,以建築、泥水、木業、油漆、搬運、拆鐵等工人為代表 31

 

風雨襲港後,一些負責善後維修的行業,可以說是少數的得益者,如不少棚架、招牌、光管、門面裝飾、以至窗戶等被毀壞後急需維修,搭棚工人變得十分忙碌,據報載1962年月溫黛風災後,搭棚工人的日薪從15港元增漲至30港元,工資升幅高達一倍32 。而提供交通服務的行業,如的士、小巴等,或出售乾糧雜貨等行業,由於需求關係,在颱風期間亦是較吃香。

 

1938年香港天文台曾就1928-1937年十間年,因颱風及暴雨導致的損毀,作一全面報導,該報告將香港分為港島、九龍、新九龍及新界四區,其中以港島區在風災及雨災期間損毀最嚴重,經濟支出達總支出的54%,而新界、九龍、新九龍則分別各佔25%、9%及12%,倘單以每年的支出表看,以1937年的經濟損失最大,連同1938財政年度為1937年9月2日撥備的22萬在內,是年共為風災及雨災支取585,734元,佔十年來總支出的39%,1937年的各區因風雨導致的經濟損失也是1928-1937年以來最嚴重的一年。有關(1928-1937)風災及雨災導致有關的財政損失詳細情況可參閱下表II─1─9﹕

 

表II─1─9 風災及雨災導致的經濟支出 (1928-1937) 單位:港元
年份港島九龍新九龍新界全港
192835,182(35%)3,361(3%)25,015(25%)35,677(36%)99,235
192941,344(39%)11,246(11%)21,566(20%)32,623(31%)106,779
193060,335(54%)2,408(2%)22,325(20%)26,286(24%)111,353
193156,486(40%)19,574(14%)11,838(8%)52,937(38%)140,835
193233,384(74%)3,896(9%)3,245(7%)4,689(10%)45,214
193316,935(75%)1,099(5%)1,458(6%)3,216(14%)22,708
1934102,156(77%)14,069(11%)9,525(7%)7,699(6%)133,449
193527,163(69%)3,306(8%)4,449(11%)4,684(12%)39,602
193696,528(45%)31,990(15%)26,589(12%)57,622(27%)212,729
1937*215,994(59%)29,268(8%)31,035(8%)89,437(24%)365,734
合共685,507(54%)120,217(9%)157,045(12%)314,870(25%)1,277,638
資料來源﹕"Letter from Director of Royal Observatory to Mr. M.C. Hart", 4 April 1938, Hong Kong Observatory, File No.32 Meteorological Messages & Storm Warnings, (Typhoon Signals).

 

*1937年總支出並未計算是年9月2日風災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在內,該款項將在1938年財政年度支取。
年份港島九龍新九龍新界全港
1937100,000(45%)36,000(16%)57,000(26%)27,000(12%)220,000

 

在今天的香港社會,颱風所造成的破壞,只停留在經濟層面,諸如對內及對外交通的中斷,經濟活動暫時停止等,由於政府與市民對颱風襲港的警覺性相當高,預防的措施準備充足,因此自1980年代以後,人命傷亡的情況大大減少,市民對颱風的恐懼明顯下降,颱風襲港,反而為莘莘學子及部份上班一族,平添了一天假期,這現象正正反映了社會的富庶及進步。

 

二 . 暴雨

 

熱帶氣旋除了帶來強勁的風暴外,更會帶來大量的雨水,根據資料顯示,歷來暴雨造成的災禍,並不比颱風少。由於香港的降雨量分佈極不均勻,有時一天的降雨量可相等於全年平均降雨量2,200毫米的四分之一 ,一些嚴重的雨災,如1972年的雨災所造成港島半山、觀塘、筲箕灣等地區的山泥傾瀉,曾親身經歷者,至今仍猶有餘悸,因此每年的夏季,香港市民必須做好預防風雨侵襲的準備。以下僅將天文台自1884-2002年錄得歷年來單日降雨量最多的紀錄分列如表II-2-1:

 

表II-2-1 十大單日降雨量最多紀錄(1884-2002)
序列日期單日降雨量(毫米)
11926年7月19日534
21889年5月30日521
31998年6月9日411
41966年6月12日383
51983年6月17日347
61886年7月15日342
71982年8月16日334
81965年9月27日326
91992年5月8日324
101989年5月20日323
資料來源 : 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

 

本港單日錄得最多的雨量紀錄為1926年7月19日的534毫米,而排列第十位1989年5月20日的降雨量也有323毫米;因颱風襲港而造成一連串暴雨的有排列第十位1989年5月20日的颱風布倫達 ;1971年8月17日的露絲(單日降雨紀錄為288毫米);1999年9月16日的約克(單日降雨紀錄為276毫米)。根據歷史資料所載,這些有史以來所錄得的單日降雨量最多的日子,雖為市民日常生活帶來諸多不便,但並不一定會造成嚴重的人命傷亡,反而一些突然奇來的暴雨或連續不斷的天雨,才是雨災的主因。為引證上述說法,茲將香港歷年雨災傷亡最嚴重的日子列表如下(表II-2-2) :

 

表II-2-2 歷年雨災造成嚴重傷亡紀錄統計(1884-2002)
日期降雨量死亡失蹤受傷災民人數
11972年6月16-23日 1972.6.16 : 206毫米
1972.6.17 : 214毫米
1972.6.18 : 233 毫米
150934,845
21966年6月11-13日1966.6.11 : 78毫米
1966.6.12 : 383毫米
1966.6.13 : 34毫米
6448296,183
31959年6月12-16日1959.6.12 : 97毫米
1959.6.13 : 176毫米
1959.6.14 : 182毫米
1959.6.15 : 270毫米
46216011,729
41889年5月28-30日1889.5.28 : 14毫米
1889.5.29 : 321毫米
1889.5.30 : 521毫米
27176-
51992年5月8-11日1992.5. 8 : 324 毫米
1992.5.9 : 16毫米
1992.5.10 : 9毫米
81112,000
61982年8月16-18日 1982.8.16 : 334毫米
1982.8.17 : 80毫米
1982.8.18 : 48毫米
78161,460
71994年7月22-24日1994.7.22 : 297毫米
1994.7.23 : 195毫米
1994.7.24 : 119毫米
6)232,000
81965年9月27-28日1965.9.27 : 326毫米
1965.9.28 : 16毫米
5383,000
91885年6月12-13日1885.6.12 : 321毫米
1885.6.13 : 13毫米
2-1-
101983年6月17-18日 1983.6.17 : 347毫米
1983.6.18 : 4毫米
1-22579
資料來源: 降雨量紀錄由香港天文台提供,傷亡紀錄可參考:Chen, T.Y., "The Severe Rainstorms in Hong Kong During June 1966",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1969, p.45. (1966年經濟損失包括政府需支出3,100萬維修費,農民補償金40.9萬,另房屋倒塌、沉船407萬。) ;陳健碩,〈香港的斜坡安全〉,香港土力工程處,2001,頁3。

 

從上表的統計數字,可見歷來連場暴雨造成的人命傷亡,以1972年6月16日至6月23日的雨災最為嚴重,死亡人數高達150人,受傷者93人 33,災民人數達4,845。整整一個星期的連場暴雨導致山洪暴發、山泥傾瀉,活埋了人口密集,建築材料單簿的木屋區如觀塘的秀茂坪及雞寮安置區、筲箕灣的木屋區共76條性命,而地處半山的旭龢道、寶珊道,同樣亦經不起風雨,整幢十二層的高樓大廈倒塌,71人犧牲。雨災過後,喚起政府及市民對斜坡的關注,專責管理危險斜坡的土力工程處亦因而建立34

 

1966年6月11日至13日的雨災導致64人死亡,48人失蹤,29人受傷,災民人數達6,183人,災區遍及荃灣、大埔、青山、元朗、離島、筲箕灣、香港仔、銅鑼灣、堅尼地城、以至九龍的牛頭角。而其中又以港島災情較為嚴重,單是香港仔一區的災民已達1,200人35 ,新界方面,大埔及元朗區農田損毀的情況惡劣,根據報章報導,大埔的稻田95%被水淹死,50%菜田被淹壞,而元朗的稻田亦有35%被水淹,農作物遭受破壞,食物的價格亦隨之上漲36

 

1959年6月12日至16日的暴雨,導致46人死亡,21人失蹤,60人受傷,災民數字是有史以來最多,高達11,729人37 ,災區主要集中在筲箕灣、堅尼地城、西環、香港仔及銅鑼灣的大坑,九龍半島則以深水埗、紅磡、九龍城及油麻地受影響較大,新界方面,則以元朗災情最嚴重。

 

1947年-2002年的50多年間,有超過470人因山泥傾瀉死亡38 ,造成山泥傾瀉的原因有多種,連場暴雨只是災難的導火線,而客觀的地理環境及自然氣候因素,才是暴雨後山泥傾瀉的主因。由於香港降雨量分佈不均,年降雨量約為2,200毫米,雨季集中在5-9月,有些日子,單日降雨量可高達500多毫米,根據土力工程處的調查,每當24小時雨量達到175毫米或每小時降雨量超過70毫米,發生山泥傾瀉的機會相當高 39,另一方面,香港有60%的面積由山坡組成,構成香港大部份高地的陡坡地,坡面上風化碎屑在暴雨衝擊下,容易導致快速的地表物質流及泥流或礫石降落以至岩屑大面積崩塌 40,這些現象尤以花崗岩與火山岩相接觸的崩積帶的山區最明顯。

 

除天然的因素外,有些雨季中的意外是人為造成的,例如為應付急劇增長的人口,大量挖土、填土的工程,破壞了斜坡的穩固性,而興建在不穩固滑坡之上的房屋,都是誘發成山泥傾瀉的另一原因,1966年6月香港不同地區的山泥傾瀉,1972年6月寶珊道的山泥傾瀉,以及1976年8月秀茂坪的坡面等的災害性土崩,都是與過份輕率開發土地有關 41,在 2002年本港較大的人造斜坡仍有54,000幅。

 

1980年代在政府及市民多方面預防下,暴雨的威脅性大大減少,1998年6月9日至12日,本港暴雨持續不止,1998年6月9日單日降雨紀錄就有411毫米,是1884-2002年以來第三多雨的一天,但是次雨災只有一名因英勇救人而犧牲的市民,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失。1990年代後期雨災對城市最大的影響,只限於因排水系統淤塞而造成的水浸,其中以九龍半島的旺角及新界北區最為嚴重。

 

三 . 嚴寒

 

香港全年的平均溫度23度攝氏,月平均氣溫介乎15.8-28.8度攝氏,但一些突然奇來的嚴寒日子,亦足以造成人命損失。根據天文台自1884至2002年,香港最寒冷的日子氣溫紀錄為攝氏0.0度。(參閱表II─3─1)。

 

表II─3─1 香港歷年最低氣溫紀錄統計(1884-2002)
序列日期 攝氏
11893年1月18日0.0
21893年1月17日0.3
31893年1月16日0.8
41893年1月15日2.2
51957年2月11日2.4
61893年1月19日3.1
61900年1月9日3.1
61955年1月11日3.1
71901年2月5日3.6
81917年1月9日3.8
81948年1月26日3.8
81957年2月10日3.8
8 1972年2月9日3.8
資料來源: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

 

綜合報章記載有關寒冷氣候所帶來的災害,則發現因天氣寒冷所造成的傷亡紀錄,遠不及風災和雨災。而寒冷氣候導致人命傷亡的情況,如雨災一樣,多發生在連續數天氣溫寒冷的時間(參閱表II─3─2)。

 

表II─3─2 香港歷年寒冷氣候傷亡紀錄統計(1884-2002)
序列日期最低氣溫(攝氏)死亡人數受傷人數
11996年2月24日8.1191
21999年12月21日8.314-
31996年2月25日10.712-
41996年2月23日8.5112
41999年12月19日12.3111
51996年2月22日7.110-
61957年2月11日2.47-
62001年12月23日11.37-
71999年12月22日6.761
81975年12月16日4.85-
81975年12月16日10.451
92001年12月22日8.94-
資料來源: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

 

1996年2月22日至2月25日一段共四天的短暫寒冬,共造成52人死亡,3人受傷,其實該段日子的氣溫也有攝氏8度,與最冷日子攝氏0.0度,相距尚遠,另一段因寒冷氣溫而冷斃人數較多的為1999年的12月17日至21日,共有36人凍死,3人受傷,而2001年12月22日至23日的寒冷氣溫,亦造成11人冷斃的情況,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寒冷氣溫導致意外死亡的日子,卻都發生在20世紀末期,如1996年的12月,1999年的12月及2001年的12月,這三段日子根據報章記載,因氣候寒冷而冷斃的受害者,大都為老年人及嬰兒為多,老邁者抵抗力弱,每因氣候寒冷,誘發身體內呼吸系統的毛病而斃命。這現象反映了人口老化,獨居老人增加,年老者缺乏照顧的情況日益嚴重,1996年本港有3萬名獨居老人居於1百多個屋村,而社會更日漸將照顧老人的責任推移至政府身上,以往養兒防老的觀念,在個人主義提升及核心家庭佔主導的情況下,逐漸被淘汰。

 

嚴寒的氣溫,不但對抵抗力較弱的老年人或小孩,有一定的威脅性,亦做成不少的經濟損失,受天氣的影響,蔬菜、花果、禽畜、魚類等凍壞、凍死的現象相當普遍,漁農作物備受破壞,供應減少,成本上漲,導致價格暴升,而升幅又以1950年代及1960年代較大,漲幅竟多達一倍42 ,1980年代以後,大部份的農產品包括蔬菜、肉類多由中國大陸進口,而本地農民的供應量只佔日常必需食品一個較少的比率,故食品價格直接受本地天氣影響而上升者亦隨之減少,1990年代末,蔬菜因寒冷氣溫導致的升幅平均下降至四成43

 

四 . 酷熱

 

雖然香港全年的氣候以夏季較長,5月至10月的平均氣溫均高於25度攝氏,但炎熱氣候對社會所造成的破壞,相對風災雨災或寒冷氣候為低,根據天文台1884-2002年單日最高氣溫紀錄為35度或超過35度攝氏者的紀錄如下表II-4-1。

 

表II-4-1 香港歷年最高氣溫紀錄(1884-2002)
序列日期氣溫(攝氏)
11900年8月19日36.1
11990年8月18日36.1
21968年7月25日35.7
31963年6月1日35.6
41962年8月31日35.5
41963年5月31日35.5
51960年8月22日35.4
61900年8月18日35.3
71976年5月26日35.2
81963年5月30日35.1
81999年8月21日35.1
資料來源 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

 

1884-2002年年間,氣溫達35度攝氏以上的日子共有11天,根據報章資料,由於天氣酷熱而傷亡的例子不多,主要是在酷熱氣溫下仍進行戶外活動者中暑的個案 44。但1990年代以後,因氣候炎熱而導致呼吸系統有毛病的患者病發的個案卻日漸上升 45,患有氣管敏感及哮喘病的病者不但人數愈來愈多,每逢氣候酷熱,感染流感或呼吸氣道疾病者亦相當普遍,城市因都市化產生的空氣污染問題,在天氣惡劣的情況下,愈趨嚴重。

 

五 . 乾燥與乾旱

 

香港是一個相當潮濕的地區,據1884年-1939年年間的統計,月均相對濕度徘徊於51至92%之間,最乾燥的月份為1918年1月的51%。1947-2002年年間,本港月平均相對濕度介乎45-91%之間,其中又以1963年1月的45%最為乾燥。雖然乾旱的日子並不多見,但歷年來單日相對濕度低於或相等於18%的日子(參見表II─5─1)也有16天。

 

表II─5─1 香港歷年最乾燥紀錄(1884-2002)
序列日期 相對濕度 ( % )
11973年12月31日14
21965年12月12日15
31971年1月9日16
31973年12月30日16
31977年3月4日16
41971年11月17日17
41975年2月21日17
41995年11月24日17
51969年12月10日18
51971年1月4日18
51973年12月27日18
511976年1月11日18
51981年1月13日18
資料來源: 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

 

根據報章資料,在上表天氣特別乾燥的日子,造成人命傷亡的情況並不算嚴重,只有1名女童在1967年1月15日的火災中喪生46 ,因火災而受傷的人數則有9人,失蹤者1名 47。由於氣候乾燥導致的山火,影響卻頗巨,1973年12月31日14%的相對濕度,清水灣發生大火,40多間木屋被焚毀,在肇事的前一週,大欖植林區、八鄉的植林區的山火,共焚毀樹木70多萬株,大火波及土地面積達700多英畝 48,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山火,1992年11月10日,相對濕度只有19度,這一天內共發生了68宗山火,大埔新娘潭、西貢及馬鞍山的郊野,共有數千平方米的面積被山火焚毀 49。1976年1月11日相對濕度只有18%,當日就發生了18宗山火,共有400英畝土地受破壞,燒燬的樹木共十萬株 50

 

除山火外,在氣候乾燥的季節,生活最受威脅的是低下階層的老百姓,1950年代至1970年代,當人口激增及工業剛剛起飛,居住在木屋區的居民,及儲有易燃物品的工廠大廈屬高危一族,因火災而無家可歸的災民數目難以統計,到底乾燥氣候與火災是否有直接的關係,以下有關香港有史以來人命傷亡最嚴重的火災及當天天氣情況的紀錄(參閱表II─5─2)的資料或可提供一些線索。

 

表II─5─2 香港歷來最嚴重火災發生地點與當日氣候紀錄(1851-2002)
日期火災發生地點相對濕度 % 最高氣溫(攝氏)死亡人數傷者
1918.2.26 賽馬場8922600-
1947.2.4西安號輪船7218200-
1948.9.22西環永安公司倉庫9527139-
1996.11.20 佐敦嘉利大廈57234080
1971.10.30 珍寶海鮮舫62253410
1992.2.3石崗船民中心902122-
1929.3.11英皇酒店6622死傷30餘人
1851.12.28 香港島89-死傷20餘人
1997.1.25 尖沙咀寶勒巷新一代卡拉OK店711315-
1972.5.11 西區石塘咀兩幢舊樓942912-
1981.1.20 北角七姊妹道一幢工業大廈701811-
資料來源:香港天文台氣象紀錄;陳昕。郭志坤,《香港全紀錄》,香港,中華書局,1997年;李宏,《香港大事記》,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1988年。

 

從上表可見因火災而發生嚴重人命傷亡的意外,與乾燥的氣候鮮有直接關係,而歷史上能與乾燥氣候扣上關連的嚴重火災,就只有1961年1月16日於紅磡山谷道的火災,是次火災有6人被燒死,11人受傷,1,200多間木屋被焚毀,災民人數多達11,000多人,而當日的氣溫為攝氏17度,相對濕度只有28% 51。可見一些造成嚴重損毀的火災,多屬人為疏忽的意外事件。

 

火災的發生既然受人為因素影響較大,因此人口較密集,居住環境較差的木屋區及工廠區,在1950年代至1970年代間,發生火災的比率較高。1980年代以後,同類的意外逐漸減少, 1990年發生的幾宗嚴重火災,問題主要出現在舊式大廈的防火設施陳舊,走火通道設計未能合符消防條例,一遇事故,造成嚴重的人命傷亡。

 

雖然香港的天氣大部份時間潮濕多雨,但一些乾旱的年頭,對社會亦會造成重大的破壞。由於本港境內缺乏天然淡水資源供市民飲用,為解決水資源不足,政府於1863年開始建造人工水庫,儲存天然雨水,以應市民日常之需。自十九世紀中期以來,香港的人口不斷增長,政府興建水庫的龐大工程,在年降雨量達到平均水平即2,200毫米或以上的年份,僅夠供應是年所需。但在一些天公不做美的旱年,偌大的水庫,也變得大而無當。1884-2002年年間,低於1600毫米降雨量的比率雖只佔7%低,雨水可說是相當充沛,但1960年代超過300萬的人口,倚賴存水量只有2,547萬立方米水庫去供給全港市民飲用水所需,天旱就變成了上天最大的懲罰。以下有關最乾旱年份的降雨量及每人日均用水量可反映當中的苦況。

 

表II─6─1 香港降雨量最低十年
年份全年降雨量(毫米)全港總人口(百萬)水塘總存量(百萬立方米)每人日均用水量(立方米)
1963901 3.2325.470.022
18951,1640.244.310.049
19541,3672.4060.330.069
19381,4061.0331.730.084
19011,4190.285.880.058
18701,4240.18--
18651,4310.13--
18981,4480.255.420.059
19671,5713.80157.320.113
19331,5850.9222.540.067
資料來源﹕何佩然,《香港供水一百五十年歷史研究報告》,香港水務署,2001,附表I-3,I-5,II-1,II-4,III-1;Monthly Total Rainfall (mm) at the Hong Kong Observatory (1884-2001), Hong Kong Observatory.

 

根據政府紀錄(表II─6─1),1884-2002年香港最乾旱的年份為1963年,全年總降雨量只有901毫米,較平均年降雨量少59%,而是年全港水塘的總存量為2,547萬立方米,以當時323萬的人口計算,每人每日平均只獲0.022立方米的食水供應, 比1990年代的港人每人每日平均用水量的0.409立方米少17.6倍,由於久旱無雨,政府實施四天供水四小時,全港的工、商業發展陷入極度困難的境況,很多耗水量較多的行業如飲食、漂染、建築被迫停業,一切正常的社交活動,因缺乏飲食水暫停,市民每天為食水奔波,許多市民因爭食水發生衝突而受傷,為爭食水而意外死亡的例子,亦屢見不鮮 52

 

小結

 

自古以來,香港社會的發展就好像面對不斷入侵的自然災害的回應,歷來破壞力最強的天災以風災、雨災、旱災為主。1874、1906、1937、1962年的風災,1972年的雨災,1929年、1963年的旱災,不但奪去無數居民的寶貴性命,對社會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更無法估計。

 

連年天災,對低下階層的打擊尤深。在19世紀下半期、20世紀初期,天災的犧牲者多為居無定所的漁民。1950年代至1970年代,受打擊最大者則為居住在木屋區的貧苦大眾,到了1970年代中期以後,當香港經濟的條件有較大改善,政府預防天災的能力提升,人民的生活才趨向穩定。面對天災的挑戰,香港社會從無奈接受上天的懲罰,到掌握大自然的特性與規律而積極防禦,這道路是相當漫長的,同時也象徵著現代社會科學技術的進步。當中天文台擔當了相當吃重的角色,以下有關天文台的創立與功能,也許能給予我們一些啟示。


註釋

  1. 見皇家香港天文台,《颱風》,香港天文台,1992,頁8。
  2. 該書為沈懷遠於5世紀中期撰寫,在公元453-463年間,沈氏曾被貶至廣州,《南越志》是他對嶺南地區的所見所聞。又Louie, Kin-sheun & Liu, Kam-biu, “Earliest Historical Records of Thphoon in China” Journal of Historical Geography 一文也有相同報導。
  3. 轉引自劉昭民,《中華氣象學史》,台灣,商務,1970。
  4. 婁元禮,《田家五行》。
  5. 戴侗,《六書故》,乾隆(49年)1784年版。
  6. 轉引自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地學史組編,《中國古代地理學史》,科學出版社,1984。
  7. 《福州府志》,北京,書目文獻,1990年,按明萬曆(24年) 1596年刻本影印。
  8. 印光任,《澳門紀略》,台北,廣文書局,1968年重印。
  9. 李杰,徐勝一,《颱風》,香港,廣角鏡,1986年,頁6-7。
  10. 香港天文台,《一九九九年熱帶氣旋》,香港,皇家天文台,2000年,頁14-20。
  11. 歐文‧克銳克,洛斯柯‧福蘭著,薛繼壎譯,《氣象與人生》,台灣,中華文化出版事業社,1959年,頁103;Dunn, Gordon E., Atlantic Hurricanes, Baton Ronge,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64.
  12. D.M. Gray, “Tropical Cyclones”, The Junk, June 1989, pp.27-31.
  13. Meteorological Results 1985, Royal Observatory, Hong Kong (1946-19850; Tropical Cyclones in 1999, Hong Kong Observatory, 2000.
  14. 《華僑日報》,1989年4月23日。
  15. Hong Kong Observatory, Hong Kong Typhoons, Table XVII, p.18.
  16. 《華僑日報》,1964年5月29日;《華僑日報》,1964年10月18日;《華僑日報》,1966年5月29日。
  17. 《華字日報》,1906年9月26日;《華字日報》,1906年10月2日;《華僑日報》,1961年5月21日;China Mail, 18 Aug., 1923.
  18. 《華字日報》,1906年9月29日。
  19. Li Woon Yee, “The Typhoon of 18 September 1906”, Royal Observatory, Occasional Paper No. 36, Hong Kong, July 1976, p. 5.
  20. So, C.L., “Mass movements associated with the rainstorm of June 1996 in Hong Kong”, Transactions of the Institute of British Geographers, 1971, pp.53, 55-56; Lumb, P., “Slope failures in Hong Kong”, Quarterly Journal of Engineering Geology, 1975, No.8, pp.31-65.
  21. 《星島日報》,1957年9月24日;1957年9月26日。
  22. 《華僑日報》,1964年5月29日。
  23. 《華僑日報》,1977年9月25日。
  24. 《華僑日報》,1973年8月22日。
  25. 《華僑日報》,1970年5月14日。
  26. 《華字日報》,1908年8月17日;1925年4月14日。
  27. 《星島日報》,1962年9月2日;1983年9月10日。
  28. 《華字日報》,1919年8月1日;1921年2月26日。
  29. 《大公報》,1966年7月18日。
  30. 《華僑日報》,1959年8月12日。
  31. 《華僑日報》,1966年7月15日。
  32. 《華僑日報》,1964年8月10日。
  33. 《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中期報告書》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8月;《一九七二年雨災調查委員會最後報告書》香港,政府印務局,1972年11月。
  34. 《山泥傾瀉》,香港,土力工程署,2000。
  35. 《星島日報》,1966年6月14日。
  36. 《星島日報》,1966年6月14日。
  37. 《星島日報》,1959年6月17日。
  38. 陳健碩,〈香港的斜坡安全〉,香港土力工程處,2002。
  39. 《山泥傾瀉》,土力工程署,2000。
  40. So, C.L., “Mass movements associated with the rainstorm of June 1996 in Hong Kong”, Transactions of the Institute of British Geographers, 1971, pp.53, 55-56; Lumb, P., “Slope failures in Hong Kong”, Quarterly Journal of Engineering Geology, 1975, No.8, pp.31-65.
  41. So, C.L., “Problems of Slope in Hong Kong” in Geografiska Annaler, Series A, 1976, No.3, pp.149-154.
  42. 《星島日報》,1956年1月10日。
  43. 《星島日報》,1999年12月24日。
  44. 《星島日報》,1999年9月13日至14日。
  45. 《星島日報》,1999年9月13日至14日; 1999年8月21日至22日。
  46. 《星島日報》,1967年1月16日;1967年1月17日。
  47. 《星島日報》,1967年1月16日;1971年1月4日;1971年1月5日;1971年1月10日;1971年1月9日;1971年1月12日;1973年12月31日;1976年1月12日;1992年11月11日。
  48. 《星島日報》,1973年12月26日;1973年12月27日。
  49. 《華僑日報》,1991年11月11日。
  50. 《星島日報》,1976年1月12日。
  51. 《星島日報》,1961年1月17日至22日。
  52. 何佩然,《點滴話當年 -- 香港供水一百五十年》,香港,商務印書館,2001,頁183-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