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殘障,一輩子內疚 – 陸婆婆

孩子殘障,一輩子內疚 – 陸婆婆

兒子,我實在太懦弱,沒有好好保護你,連累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時本是健健康康的...

現在眼見別人欺負你,我都幫不了忙,現在我真想向你說聲對不起...

得不到家人的諒解,是我人生中的遺憾;但我仍然感到自豪,

起碼我沒有讓弟妹捱餓,我的勤力、好學、聰明、爽快也受到別人欣賞...

生命回顧助我記下我的過去、我的不快樂,將一切放下來,

我的心已不用再盛載這些事,人都變得輕鬆了...

恨讀書的窮孩子

我是陸婆婆,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是家中的長女,共有八兄弟姊妹。我從小便要肩負照顧弟妹及養家的重擔,令我時常感到不開心;尤其是看到人家的父母拖著孩子逛街,但我的爸媽卻從來都沒有牽過我的手;看到鄰家的小孩玩得有多高興,卻從來沒有我的份兒。

從六歲開始,我便要照顧四弟和五弟。從早到晚都要揹著小弟弟,那種辛苦可想而知了。記得某天黃昏,我在街上踫到一條狗,害怕得很,便拔足狂奔;但揹著五弟,那裡跑得快呢﹖我慌忙地躲避,幸好那條狗沒跟上來,才能逃過一劫。

我從小便渴望讀書,但因為家貧,加上父母認為女孩子不需要讀書,所以本來我是沒有機會上學的。幸好,一位鄰居游說我的父母,讓我跟她的兒子一起上學,我才有機會到尖沙咀玫瑰堂入讀免費班。我很喜歡上學,下課後還可以到學校附近的公園盪鞦韆。可惜幾個月後,我們要搬到九龍城,我也要停學了。

兩年後,我到東頭村的山寨廠 打羊毛,每天大約有一、二元收入。因為老闆娘很喜歡我,我心裡又很希望去唸書,於是便跟她商量調動上班時間,讓我下班後去上夜校。就是這樣,我每天下班後到九龍城小童群益會上課。我會用一毛錢買個麵包,坐在侯王廟前吃完才上課;但有時候趕工,不能去上課,老闆娘會給我三毛錢。我實在不願意,但也沒辦法,唯有用一毛錢買個麵包,含著淚吃過後便回工廠繼續工作,把另外的兩毛錢儲起來。

堅持理想

鄰家有位阿姨跟我媽媽同姓氏,我們就稱呼她做姨母。她的丈夫在大角咀一家生產手電筒的工廠工作,媽媽便請她介紹我到那裡上班。手電筒的配件很鋒利,容易弄傷雙手,所以我不大喜歡在五金廠工作。那時候我的表姐教授車衣,但要收取學師費,而且最初工作的幾個月幾乎是沒有收入的。我哭著跟媽媽說不在五金廠上班,希望學車衣,但媽媽強烈反對,堅持要我幫忙賺錢供養弟妹。表姐體諒我,願意不收學師費;但媽媽仍然不願意。

為了轉行做車衣,我標了義會 ,得來百多元,買了一百斤米送回家,希望令媽媽安心。經多番解釋,她才明白我想學一門手藝;而一百斤米大概足夠應付家人一個月的食糧,這樣她才答應我的要求。

學車衣的第一個星期,表姐讓我學習車縫衣服的各部份。我拼命地學,因為如果學不成的話,便要回去五金廠工作了。幸好我的努力沒有白費,表姐覺得我的手工不錯,第二個星期已經讓我自己車衣賺錢了。表姐的讚賞使我更有信心,還由表哥做擔保,租了一台衣車,在表姐的工廠接訂單,在家中車衣。我終於如願以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了。後來,我到了製衣廠工作,師傅喜歡我,還認真地教我做裁剪。

自出娘胎以來,我沒有穿過新衣,做車衣工作後賺的錢多了,可以買新衣服和鞋子,還穿上新衣跟舊工友到海心廟拍照,好不快樂呢!有時候下班後又到荔園溜冰,還買了一雙溜冰鞋。當然跌得傷痕纍纍,也不敢說出來,否則又要捱罵了。

鬱鬱不歡的婚姻生活

朋友中不乏追求者,其中一個男子我認為較老實的。他的家人催婚,我又希望早點脫離父母的控制,自組家庭,於是我便答應跟他結婚。可是,媽媽卻認為他的年紀比我大很多,極力反對。最後,我還是出嫁了。可是因為這樣,婚後縱有種種不愉快的遭遇,我都不敢向父母傾訴。

丈夫一向不顧家,只懂得與朋友出外吃喝玩樂;又不擅理財,揮霍無度,最終欠債三十多萬。可是,他卻對兒子說那些是家庭的開支,還要拿我們當時經營的時裝店做二按。他找大兒子做擔保人,大媳婦不同意,但兒子為了幫爸爸,不願意也得答應,為此他倆夫婦大吵一場。為了不想連累兒子,我決定賣掉時裝店,讓丈夫拿錢去還債。

我與丈夫的相處並不愉快,本不想重蹈父母終日吵架的覆轍,盡量不和他爭吵,可是日積月累,還要獨力承擔家中的大小事情,令我情緒大受困擾。我的壓力無處發洩,不但令大兒子成為我的出氣袋,更令我抑鬱成病,心情沉重,常常失眠。

長久積壓下來的壓力,令我開始出現神經衰弱。我試過在廚房切菜時有幻聽,聽到有聲音叫我去斬人!我甚至想過跳樓,心裏非常恐懼。我將這情況告訴丈夫,豈料他不但不相信,還說︰「斬人?沒有那麼容易!你要斬便去斬吧!」得不到丈夫的體諒,情緒更低落,最後只有求醫,服鎮靜劑,效果卻不甚顯著,但最後還是捱了過去。

結婚以來,丈夫的態度和處事方法都令我很失望和為難。我很想跟他離婚,但每次提及時,兒子都哭著臉,我心軟下來又作罷。

兒子殘障 一生內疚

二兒子剛出生時,丈夫覺得孩子的小床阻礙著他的睡床,於是想動工改床。我和媽媽全力反對,因為小孩未滿月,動工不吉利,可是卻勸阻無效。果然,動工後第二天,健康院發現二兒子患黃疸病!護士來電催促我立刻到伊利沙伯醫院。我慌亂不已,打電話告訴丈夫,豈料他沒有多大反應,只是淡淡然地叫我自己去醫院,令我感到孤單無助,幸好最終兒子痊癒了。

到了那年年尾,我們一家人到澳門探望夫家父母。出門前二兒子身體不適,有點發燒。我想留港照顧兒子,但丈夫卻非常堅持,說發生任何事也由他來負責,我只好無奈地隨他去。怎料到了澳門,二兒子身體不斷顫抖,我立即送他到鏡湖醫院,醫生還斥責我們為何待他發高燒至出現抽搐才求醫。後來兒子出院,我以為他已經痊癒了,回港後沒有跟進,誰知道後來才發現他失聰了,還有肌肉萎縮的情況,以後說話也會口齒不清了。

二兒子的身體殘障,雖然沒有影響智力發展,但卻阻礙了他正常入學。我四處奔走,還到教育署特殊教育組求助,可惜一直苦無消息。半年後,我收到教育署的通知,可以安排二兒子入讀荃灣聖十架小學或葵芳的丁熊照學校。經過多番考慮,決定選擇一所正規學校。

我當時要接送二兒子上學,又要在家車衣,還要打理家務及照顧家人的起居飲食,真是辛苦透頂!為了減少舟車勞頓,我便去找校車接送兒子,可是司機都不願意繞道,我唯有付雙倍費用。有一次,司機又誤點,二兒子不耐煩,便進了超級市場買糖果,怎料原來他的零用錢花光了,於是便隨手把糖果放入書包,結果被職員抓住。經理說要報警,我便向他解釋兒子的情況,保證不會重犯,事情才解決。當時職員還指責我不對,不懂管教他,知道我有多難過和憤怒嗎﹖回家後我打了二兒子一頓,然後又跟他說道理,還叮囑大兒子和三兒子不要讓爸爸知道這件事,以免爸爸又打罵他。

二兒子畢竟是我的牽掛,每次他工作面試失敗而回,晚上便會偷偷哭泣。我跟他商量後,他願意接受我的幫忙,由我先打電話到公司,解釋他的身體限制,對方接受的才去面試,這樣便先篩選掉大部份不合適的公司。不過,仍然避免不了他在面試時聽些閒言閒語,或受到不禮貌的對待,我也只好安慰他。

二兒子的就業問題實在令人煩惱,我找盡每一個機會去幫他。有一天收聽車淑梅的電台節目《夢想成真》,我便寫信去嘗試,可是許久都沒有回音。當時我經營兩間時裝店,其中一間有改衣部,很多明星藝人都來光顧,生意不錯。有一天,車淑梅來光顧,我便趁此機會向她訴說兒子的情況,她叫我再寫信試試看。不久後真的有回音,幾家公司請兒子去面試。最後到了九龍灣一家公司,老闆梁先生要兒子即時繪畫,考考他的能力,最終錄用了他。最初他做學徒,只給車費津貼,後來才成為正式員工,一做便是七年。那幾年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因為我放下了二十年的心頭大石。記得有一次,與二兒子到北京旅行,在商場裡竟然看到他負責繪畫說明書的收音機,使我感到安慰。

娘家手足情緣薄

一直以來,我跟父母的關係也不是太親密。記得剛結婚後不久便是端午節,媽媽到我工作的地方,叫我過節要買點東西回娘家。當時我的經濟不充裕,唯有變賣金飾來滿足她。我覺得父母只會愛面子,擔心過節時我沒有買東西回娘家,會讓鄰居看不起。可是,怎麼他們不明白我的苦處﹖後來丈夫病倒,爸爸提議我們搬回娘家暫住,可算是父母對我唯一一次的幫忙了。

我自小負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可是我卻感受不到弟妹對我這個大姊的尊重。以前爸爸經常在弟妹面前說:「多得大姊,你們才有飯吃。」說多了,反而引起弟妹的嫉妒。

其實我這個大姊很疼錫弟妹,常常照顧他們。好像二妹性格較軟弱,當年二妹夫有外遇,回家還打二妹。二妹心有不甘打電話給我,說要到他的工廠理論。我勸阻不了,又怕她生事,便立刻去找她。他們在麗宮戲院前拉扯,我上前勸阻。二妹夫竟駕著電單車,揚言要撞過來,其實我的心裡慌得很,但仍然逞強,向戲院門前的小販大聲說他的不是,嚇得他飛馳走了。因為我是大姊,又怎能讓二妹被欺負呢﹖

我又一向視二妹的兒子如己出,他小時候經常來我家玩,到我家度宿,那時我們感情十分好。後來他希望我給他數萬元偷渡到澳洲找他的爺爺,我負不起這個責任,便回絕了他,怎料他就這樣便疏遠我!記得某年清明節到圓玄學院拜祭先人後,他駕車送我們下山,當時我身體不適,走得特別慢,他卻大聲向我呼喝,我的心情頓時冷了一截。

七妹曾經與一位男友交往,但爸爸不贊成,她便要我請求爸爸讓他們在一起。我了解情況後拒絕了她,從此她便恨我,怪我不盡姊姊的責任。七妹又試過介紹朋友到我的改衣店工作,卻被我發現她在我的店裡偷竊。我不想報警,要她自行離職,她多次央求要留下來,我都堅持不接受。她離去後向七妹搬弄是非,七妹竟然相信她,怪責我丟她的臉。就是這樣,我們便感情決裂了。

以前我跟八妹的感情要好,她曾經在我趕貨期間幫忙趕工,這份姊妹情實在難得。不過,後來因為一件瑣事,八妹夫跟我的大媳婦有點爭執,我的弟妹合力杯葛大媳婦。媳婦如女兒,我當然極力維護,卻惹來弟妹不滿,手足情也沒有了。

數年前媽媽因高血壓在醫院留醫,弟妹卻不通知我。去年媽媽又再度入院,我想到醫院探望她時,才知道她已經搬到老人院。我心想大哭,也哭不出來。

以前每逢年初一,弟妹們都來我家打牌吃晚飯,現在手足卻不相往來。本來以為我從小肩負家庭生計,養活弟妹,將來可以將二兒子交托給他們,讓我安心。可惜事與願違,弟妹現在都離棄我。我有一個朋友,她也是自幼工作養家,把弟妹培養成材。她的弟妹長大後,不忘姐姐的養育之恩,時常聚首話舊,感情融洽,讓我羨慕不已。

讓我說聲對不起

一活了一輩子,我的三個兒子才是我最大的牽掛。有一些說話,我實在很想向他們說。

大兒子,在你小時候我經常打罵你,是因為當時生活飽受壓力,亦無人分擔,於是利用你來發洩鬱怨。記得你小時候每晚都輾轉反側,我擔心你明早沒精神上課,情急之下又責備你,你都沒有解釋。直至我在沙發下拾到你的一段自白,才明白原來你那時候是在等你的爸爸回家。我明白原委後,實在感到內疚。對不起,希望你原諒我!

二兒子,我實在太懦弱,沒有好好保護你,連累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時本是健健康康的...現在眼見別人欺負你,我都幫不了忙,我真想向你說聲對不起。

三兒子,你一向做事有分寸,凡事都問我意見,令我感到安心。可是,有一天你打電話到公司找我,說要上街踢球,然後又再問我可不可以吃冰箱裡的食物。恰巧那天的工作特別不順利,接到你兩、三趟的來電便感到心煩,一時控制不住情緒,叫你以後不要再打電話給我。其實,我是指那天不要再來電,怎料你誤會了,真的以後不再打電話到我公司。後來有一次,我放工回家發現你騎單車跌傷了,也沒有告訴我。現在看到你臉上留下的大疤痕,我愧疚不已,只希望你能讓我說聲對不起。

回望人生

我的一生波折重重,到底是自己做得不好,還是別人的問題呢?得不到家人的諒解,是我人生中的遺憾;但我仍然感到自豪,起碼我沒有讓弟妹捱餓,我的勤力、好學、聰明、爽快也受到別人欣賞。

現在我最大的牽掛便是二兒子,希望他日後遇到少一點障礙,找到理想的工作,我便放心了。此外,大兒子中學畢業後,找到一份做電子的工作。他晚上在理工大學進修,現在終於成為電子工程師,總算讓我安慰。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