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 張碧慧

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張碧慧

童年篇

一九四一年,在香港鵝頸橋的流產所出生的張碧慧,出世後在大坑住了四年左右,就搬到銅鑼灣某唐樓第四層居住。該唐樓是瓦背頂、木樓梯的,是一幢四層高的建築物。一層有七伙人一起居住,其中一伙是她的兩位叔叔,一伙是她的姑姐。因為家裡太多人,所以在家沒有什麼地方活動。

她有一個哥哥和三個妹妹,她的哥哥比她年長十二年,而她的大妹妹比她年幼七、八年。雖然因為和哥哥年紀相差太遠,而不會一起玩,但是哥哥很疼愛她的。她出世時,日本仔侵襲香港,爸爸被日本人捉了做廚房的工作,所以她的家沒有了爸爸的照顧。媽媽負責養家活口,需要外出工作,以致沒有時間照顧張婆婆,所以媽媽想把張婆婆送給一個上海人。幸好她的哥哥極力反對,一家人才可以一起生活。哥哥說她是他唯一的一個妹妹,怎樣也不可以送給別人的。

哥哥說她是他唯一的一個妹妹,怎樣也不可以送給別人的

由於媽媽和哥哥都去了上班,所以張婆婆早上要照顧妹妹,晚上才讀夜校。她讀到小學四年級,就外出工作了。因為媽媽很晚才下班回家,張婆婆需要幫忙負責準備飯菜。煮了飯後,張婆婆把火弄熄,用炭焗飯,自己就揹著妹妹,拿著英女皇嘉勉時送的漱口樽買腐乳和豆腐花。當年除了這些食物作為菜外,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張婆婆好滿足現今的生活。未到煮飯時間時,張婆婆經常背著妹妹出外去玩耍。玩到妹妹哭時,張婆婆就會買白糖餅回家,用白糖餅開水餵妹妹吃。

張婆婆很喜愛吃魚,她的媽媽有時下午三時左右會到避風塘的艇上用幾毫子買一些小魚兒回家煲粥給子女吃。可能因為張婆婆小時吃的都是多骨的小魚,所以她現在不單不怕多骨的魚,還非常愛吃。

兒時雖然辛苦,但是可以到街上和一班小朋友玩時,就不會憂慮自己的生活環境,玩得很開心。當年的人非常清純,張婆婆的朋友都是在街上和學校裡結識的,即使不認識對方,大家也會一起玩,不會怕對方是壞人,好容易就成為朋友。

張婆婆一年才有一雙木屐和一雙膠鞋,因而捨不得穿著它們,也因此經常赤著腳四處走。和朋友一起上山捉金絲貓(一種類似蜘蛛的昆蟲)時,她也是赤著腳的。捉金絲貓前,大家努力地織捉金絲貓的籠,有些人因而整雙手也被那些葉弄損了,但他們也不介懷,很開心地織。除了捉金絲貓外,張婆婆和朋友也愛捉壁虎,看牠們打鬥,所以大家都說張婆婆好動,一點也不像女孩子。

有時大家會儲起一些橡皮筋來捆一條大繩,然後大家就一起玩跳大繩了。由於她玩得很開心,當年又沒有錶看時間,所以經常忘了時間回家煮飯,結果回家後往往被媽媽責罵。

張婆婆小時跑得好快,所以鄰居經常拜託她買煙。她很樂於幫人買煙,每次鄰居拜託她買煙時,她會飛快地跑到家樓下替鄰居買煙,因為以前買煙有「公仔紙」送,儲起這些紙就可以和朋友一起玩「拍紙」。

張婆婆的家和維多利亞港很接近,她尾房的窗是可以看到維多利亞港的。由於當年維多利亞港正在填海的關係,在港岸附近很容易拾到蜆。張婆婆很喜歡拿著鐵桶到維多利亞港拾蜆,然後拿給鄰居,讓他們煮給她吃。

有一次,她拾蜆時不小心到了浮沙區,自己不斷沉呀沉,幸好有個男人經過看到她,伸出一把「梁蘇記」的雨傘,把她拉回來。如果當時雨傘的手柄一斷,張婆婆就會沉下大海,所以她對「梁蘇記」的雨傘的堅硬和耐用度讚不絕口。(編者按:梁蘇記是本地遠近馳名的雨傘中「名牌」)

即使張婆婆自己一個人在家,她也不會寂寞。她可以想到很多玩意來消磨時間,她可以用少許米和布弄豆袋,自己拋拋接接。另外,她也可以用汽水蓋來弄玩具,把汽水蓋拾回家後,用槌把它們捶扁、再捶兩個孔,然後用繩穿起來,這樣就可以拿來玩。她把它們搖呀搖,然後拉直,再放鬆,看它們轉呀轉的。玩具其實不一定要用很多錢才可以得到的,只要多留意身邊的人弄什麼玩具,自己也可以學弄這些玩具。

戀愛婚姻篇

張婆婆和鍾伯已結婚四十年,他們是透過哥哥認識的。鍾伯以前是張婆婆哥哥的同事,因為鍾伯食無定時,張婆婆的哥哥關心鍾伯的健康,所以他叫鍾伯到他的家吃飯,張婆婆因而認識鍾伯的。

於是張婆婆寧願辛苦一點,也要一家人一起生活

認識了兩年後,張婆婆的媽媽說嚴厲的爸爸不會容易接受人,這會令張婆婆很難找到對象。橫豎鍾伯和張婆婆都是獨身,於是她鼓勵他們交往。張婆婆應同媽媽的道理,加上張婆婆的哥哥也稱讚鍾伯是一個老實可信的人,值得付託終身。考慮過後,張婆婆開始和鍾伯拍拖。

拍拖一年後,二十歲的張婆婆和鍾伯就結婚了。拍拖時期,因為他們都要上班,而張婆婆的爸爸又不准許她太晚回家的關係,他們很少一起外出。有一次晚上張婆婆和鍾伯看戲---《不了情》,十二時後才回到家,結果被爸爸罵了一頓。反而結婚後,自由多了,他們多了一起外出看戲、逛街的時間,可以享受二人世界。

張婆婆和鍾伯當年在香港大會堂註冊結婚。他們的結婚方式和現今的結婚方式好相似,也是早上接新娘,晚上擺酒。他們在馬會禮堂擺酒共十一至十二席,席上的菜都是到會,每席大約用了九十元,可說頗昂貴。

三十多歲時,鍾伯不小心被「麵包車」的倒後鏡撞到,倒地時頭撞到石令頭骨爆裂,之後就昏迷了。張婆婆心裡雖然好擔心,但沒有哭。負責把鍾伯由鄧肇堅醫院運送到瑪麗醫院的醫護人員都讚她很冷靜,因為她沒有大吵大鬧,企圖搖醒鍾伯。雖然張婆婆沒有哭,但那天晚上她吃不下飯,怎樣也睡不著。幸好,九天後,鍾伯完成甦醒過來。住院一個多月後,鍾伯可以回家休養了。不過當時他忘記了很多事情,而且會胡亂說話,思路蠻紊亂。他竟然把張婆婆當作是媽媽,又說自己有十多個小孩。

為了醫好鍾伯,張婆婆買了天麻和豬腦給他吃,而且把自己打算用來買單位作「山寨仔」的儲蓄都用光了。張婆婆認為錢應該賺得來,就用得去,所以不會計較用了多少。醫了半年後,鍾伯終於康復,恢復了賺錢養家的能力,她感到十分安慰。她非常感激李烈基醫生,因為他的醫術高明,鍾伯才能痊癒的。

張婆婆和鍾伯一直都互相扶持,互相照顧。三年前,張婆婆的腿做了手術,坐了兩個多月輪椅,所以鍾伯負責推她四處走。張婆婆做了手術後,鍾伯還煲田雞湯和一些補湯給她喝,希望她的傷口可以復原得好一點。現在她的傷口復原得這麼好都是因為那些湯水呢!

鍾伯三年前患了老人癡呆症,之後一直衰退下去,他經常認錯人,令張婆婆很擔心,所以經常失眠。不過張婆婆最近看開了,所以少了失眠。鍾伯經常需要覆診,糖尿病穩定時,一年覆診四次左右;不穩定時,一個多月就需要覆診一次。除了到泌尿科外,鍾伯亦需要驗眼,所以每年他們都用了不少錢在覆診上。

鍾伯食東西沒有節制,張婆婆以前會為了鍾伯的健康而和他搶吃甜食,例如:丈夫買了三個雞尾包或菠蘿包,張婆婆會和他搶吃一個。但後來張婆婆想通了,知道自己的腸胃不好,如果自己因為和他搶吃而生病,就會沒有人照顧鍾伯,反而得不償失,所以沒有再跟他搶食物。現在的鍾伯像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子,經常撒嬌。鍾伯很愛吃甜的食物,逛超級市場時,他會嚷著要吃湯丸,見到罐頭菠蘿又會不斷問:「買不買?買不買?」為了鍾伯的身體,張婆婆沒有理會鍾伯的要求,買這些多糖份的食物給他吃。

儘管現在她和鍾伯時有磨擦,但是張婆婆明白這是因為他的病令他如此,所以很快原諒他,十分看得開。

子女篇

張婆婆有兩子兩女,全部都是張婆婆辛辛苦苦養大的。大女兒現在是管理階層人士,小女兒是一名秘書,大兒子是酒店的管理階層人士,小兒子則是燈光師。每個子女都有一份正當職業,沒有誤入歧途和不良嗜好,是張婆婆最大的安慰。

現在大女兒和細兒子都已經結婚了,不過張婆婆也不會太介意子女何時結婚,亦不會勉強子女生兒育女,她會尊重子女的決定。

張婆婆很珍惜自己的子女,鍾伯發生意外後,張婆婆的妹妹想幫張婆婆減輕負擔,所以建議替張婆婆照顧其中兩個子女。但是張婆婆不贊成,因為不想令到子女以為你不愛他們才把他們送給他人照顧。於是張婆婆寧願辛苦一點,也要一家人一起生活。

這一份關心比任何東西更加珍貴

她最擔心子女的時段是他們就讀中一至中三的時期,因為這段時間最容易學壞的,所以她選擇了一份早下班的工作以方便照顧子女。幸好所有子女都在沙田區上課,方便了張婆婆照顧他們。會考時期,婆婆很擔心子女會遲到出席考試,幸好考試場地全部都在沙田,所以不會難到達。

她的小兒子以前不算太乖的,她煲了湯提醒他回家喝湯,他會嫌張婆婆嘮叨。幸好有一位小兒子有一位好同事告訴他自己沒有人煲湯給他喝,所以勸他珍惜。於是小兒子反思過後,明白了湯代表了一個人的關心,所以之後都對張婆婆很好。

現在張婆婆和子女是用朋友式的溝通方式相處,不會打罵自己的孩子。子女都信任張婆婆,有心事都會告訴她,張婆婆也會把自己的建議給予他們。不過有時子女怕張婆婆替他們擔心,所以有些事情不會告訴她。

因為現今的潮流是過二人世界,而且要有自我的空間,所以四個子女都是分開住的。張婆婆沒有要求子女給多少錢家用,而且現今好多子女都不希望父母知道自己每月的薪金數目,所以張婆婆不會過問她的子女的月薪。張婆婆很疼愛自己的子女,有一次新年時子女給多了家用,她就問子女給了家用之後,自己會否不夠用。有些人問張婆婆為什麼不要求子女給一半月薪作為家用,她就說:「不應苛求子女給這麼多錢。」她說子女都是文職工作,需要添置衣服,有時又要去理髮,餘下的錢其實不多,所以她認為不應該要子女把這麼多的錢給她。

之前,子女想幫張婆婆減輕負擔,於是想替她僱用菲傭,但張婆婆覺得和菲傭溝通不來,又要教菲傭煮食,反而會多了事要幹,於是拒絕了子女的好意。

張婆婆和鍾伯生日時,她的子女都會回家替他們慶祝生日、請他們吃飯。張婆婆不會要求子女送什麼給他們,只要一家人可以在一起相聚就足夠了。通常他們會到大排檔吃飯慶祝,因為在酒樓吃飯不划算,只是茶錢和花生費就已經費了不少的錢了。

他們一家最愛到家附近的大排檔吃飯,「德記」、「津津」和「泰源」都是蠻有水準的店舖。如果到禾輋,他們則會到「康樂」吃飯。張婆婆愛到大排檔吃飯,因為大排檔既容易找座位,味道又好,而且比酒樓便宜得多了。

張婆婆珍惜的是子女給予她的關心。幾年前,她做了一個腳部手術。當她一離開手術室時,已經聽到子女、媳婦的聲音,所以猜到他們在手術室外等候她良久。她的子女和媳婦一見到她離開手術室,立刻問候她,這一份關心比任何東西更加珍貴,令她十分感動,感到非常難忘。

工作篇

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張婆婆十四、五歲搬到跑馬地的馬會宿舍居住。

張婆婆十三歲開始當五金行的童工,她由早上七時工作到晚上五時,每天有一元四角;加班到八時,她每天可以賺二元一角。張婆婆十七歲轉行做製衣,一做便做了六年。

這份工作由早上八時做到晚上七時,日薪可以高達七元,因為當年懂得控制衣車的人屬於是技術人才。張婆婆任職的廠是大製衣工場,包括製Barbie衣服、車帽、釘衣鈕釦等等,由組長教導女工如何縫製產品。張婆婆說組長不易做,惡又不行,不惡又不行,所以不會選擇當組長。

幸好得到朋友的協助,張婆婆才可以渡過了這一個難關

星期日放假時,張婆婆吃過飯後,會和同事一起行街和旅行。有時到赤柱,有時逛中環利源東、西街和兵頭花園,而最多去的地方是淺水灣。不過由於爸爸很嚴,張婆婆要在爸爸回家前回到家裡,所以她六時前就要回家了。她很喜歡和這些朋友玩,不過由於太久沒有聯絡他們,所以已經沒有來往了。。

結婚後,張婆婆開始了自己的生意。她在家裡磅了從廠拿來的綿後,就會發給其他人製衣。由於張婆婆家裡也有一、兩部織板機,所以她在家也會做織毛衣的工作。鍾伯發生意外時遺失了圖章,結果半年也沒有糧出,張婆婆的毛衣批發生意亦因而被人追出糧,但張婆婆本身也被人壓糧,根本沒有錢可以支付薪金,只好把自己的首飾拿去賣和抵押。

鄰居很好心,主動勸追數的人不要迫她,還說只要張婆婆問他借錢,他一定願意借錢給她,結果他一共借了七百元給她。之後張婆婆有糧出了,她才贖回首飾。幸好得到朋友的協助,張婆婆才可以渡過了這一個難關。

鍾伯遇到意外前,張婆婆儲了三萬多元,打算買一個唐樓單位作為「山寨仔」的工場,並把所有織衣工作搬到那裡,然後聘請一些男工幫手織毛衣。不過,後來因為鍾伯需要錢來治病而打消念頭。

子女小時,張婆婆在家附近做清潔工作以方便照顧子女;待所有子女都升上中學後,張婆婆就找一份可以早下班的工作做。最後,她找到一份錄音帶廠的工作,上午七時上班,下午三時下班,回家後還有時間買菜和煮飯,十分方便照顧子女。

張婆婆最喜歡的工作是在錄音帶廠裡當女工,因為當時子女都大了,少了顧慮,不用擔心他們生病等等。在錄音帶廠裡,張婆婆認識了十多個很好的朋友,她們的感情很好,張婆婆很享受上班的日子。鍾伯未退休前,張婆婆會常常和她們到中國旅行兩、三天。

錄音帶廠放假的日子是最辛苦的,因為要在家裡大掃除:洗爐灶、洗廚房、洗廁所,很多地方都要洗一遍,比上班還要辛苦,所以張婆婆寧願不放假。

兩年零兩個月後,錄音帶廠北移,張婆婆轉行做紙巾廠。當了兩年多的紙巾廠女工後,張婆婆接受了一個手術。子女擔心張婆婆的身體,希望她休息多點,所以對張婆婆說:「如果你不辭職,我們不會再給你家用。」其實,張婆婆本身也擔心自己的傷口會受工作影響,所以答應了辭職。不知不覺,張婆婆已經過了十多年的退休的生活。

錄音帶廠的朋友現在有的在醫院當醫護人員、有的在學校當校工。雖然她們已經不在同一地方上班,但是還會保持聯絡,也會一起外出遊玩。現在她們已經認識了大約十八、九年了,但感情還是很好呢!

悠閒篇

張婆婆愛看以前的劇集,因為可以想起往事。張婆婆也愛看喜劇,因為可以開心一點。平日生活已經很悶了,所以她不想看一些哭哭啼啼的悲劇。另外,她也喜歡看一些動物片、旅遊特輯、新聞時事和生活資訊的節目。她平日會看《都市閒情》和收聽香港電台第五台的節目,以得知多一點的老人資訊。她尤其愛看醫生教授如何預防疾病的節目,因為這些和生活息息相關。

張婆婆又喜歡去旅行和浸溫泉。張婆婆比較多到中國旅行,不過她也有到過日本和東南亞旅行。之前四個子女湊錢請張婆婆和鍾伯到澳洲旅行,這是她唯一的一次到澳洲旅行。鍾伯未退休前,她和鍾伯一年大約去一次旅行,退休後則一年可以有兩次長途旅行。

「知足者」,貧亦樂

張婆婆最愛到的地方是日本,因為她喜歡它的清潔;她最不喜歡到韓國,因為韓國沒有什麼好吃,經常吃辣的泡菜,而韓國燒烤的食物都太生了,不吃辣和生的食物的張婆婆只好只吃小魚兒。以前張婆婆喜愛參加旅行團,不過現在她已經不太喜愛,因為現今的旅社團常帶他們去購物而不是去遊玩。自由行又太危險,所以現在她不太喜愛到國內旅行了。

張婆婆很重視健康,所以愛吃一些既有營養,又飽肚的食物,米粉、蔬菜、麥包和脫脂奶都是她喜愛的食物。她亦愛煮蕃茄炒蛋,因為它既容易煮,又有營養價值。張婆婆有陰性的地中海貧血症;血色素不足,所以食物營養均衡對她很重要。

張婆婆愛煲一些清甜而營養價值豐富的湯水,例如用響螺頭、淮山、茨實、蓮子和瘦肉煲湯,或用去濕的赤小豆和扁豆、木瓜、黑眉豆、花生和魚尾煲湯,她亦愛用紅蘿蔔、青蘿蔔、粟米、栗子、果皮和瘦肉滾湯。張婆婆說用瘦肉煲湯要記緊「飛水」,因為肉類暴露在空氣一段時間,會有細菌和塵埃依附著它。經過高溫的「飛水」過程後,去了血水和細菌,湯水會有益一點。

張婆婆所有節日都很喜愛,因為她所有的子女會回來吃飯,可以一家人一起相聚。過時過節時,張婆婆會煮生炒骨、煮雞、炒腰果和蒸魚。但有時煮好了的菜,子女卻不吃,張婆婆會感到不開心。現在張婆婆的腳有問題,已經少了煮菜,轉為買燒肉和煮好了的雞。最近有人建議她弄盆菜,於是張婆婆買一些貢丸、魚蛋、豬皮、蘿蔔、冬菇和海參回家炆。另外,她也煲了湯和買了燒肉、雞和燒鴨。子女對上次弄的盆菜反應不錯,他們都吃了很多,張婆婆感到很高興。

張婆婆希望可以盡自己的能力幫人,所以在她能力範圍之內的事,她也樂意幫助。例如她參加了沙田信義會的義工小組,負責打電話通知火炭區的會員開會。她有時也會打電話慰問及探訪長者。

此外,上年南亞海嘯災難後,她亦盡了自己的能力,捐了一些錢給災區。「知足者,貧亦樂」是張婆婆的座右銘,她認為自己雖然不富有,但她有地方住、有飯吃,已經很幸福,所以她很喜歡幫助別人。

現在張婆婆和鍾伯有時會一起玩紐西蘭骨牌(即米蘭牌)。玩這個骨牌時需要不斷計數,這樣既可以讓鍾伯多用腦筋,減慢衰退的速度,又可以消磨時間,是一個不錯的玩意。

張婆婆平日愛唱流行曲,因為喜歡它容易「上口」,不過最近要陪伴鍾伯而沒有唱歌了。為了保持健康,張婆婆除了小心飲食外,早上和晚上都會在家樓下的公園散步大約半小時。早上散步後,鍾伯和張婆婆會到茶樓飲茶,然後買了菜才回家。張婆婆也會和鍾伯一起逛街,有時到觀塘、有時到旺角,隨心情而到不同的地方,沒有固定的目的地。張婆婆以前學過社交舞,但因為學了幾堂後腳痛,所以她沒有再跳。張婆婆很想學跳健康舞,她說如果將來有空,她會學跳健康舞和再唱歌的。她常常在家,感到很煩悶,很想多點外出。

重要人物篇

媽媽

張婆婆年幼時,爸爸沉迷賭博,沒有給家人家用,家庭全依靠張婆婆的媽媽當清潔工人來維持生計。每天早上四、五時左右,張婆婆的媽媽就要背著垃圾籮由銅鑼灣行到灣仔的唐樓,再行上一層又一層的唐樓倒垃圾。當年每舍垃圾,每個月只有一元至一元五角。有時一幢大廈只有一伙是媽媽負責清理其垃圾,所以媽媽要走很多趟才把垃圾倒完。所以她雖然一早出外,但要中午十二時才回家,十分辛苦。現在媽媽已經九十多歲,但精神還是很好,張婆婆說:「大嫂真的功不可沒!」

大嫂

張婆婆的媽媽現在和哥哥及大嫂一起居住,大嫂是一個非常好的親人,一點架子也沒有,對他們一家人也很好。她十分尊重老人家,一直照顧張婆婆的媽媽的起居飲食。因為張婆婆的媽媽以前做了膽的手術,所以現在沒有了膽,不能製造膽汁,因而消化不了肥膩的東西。如果她一吃肥膩的東西,就會拉肚子,所以大嫂會留意張婆婆的媽媽吃什麼東西,以免她拉肚子。張婆婆和大嫂相處了五十年,未曾有過磨擦,她感到非常難得。

知道鍾伯發生了意外後,大哥和大嫂都很擔心他,難過得流下淚來。大嫂還幫助張婆婆照顧子女和煮飯給他們吃,讓她安心到醫院照顧鍾伯,為她減輕了不少負擔。

哥哥

哥哥兒時在茶樓做童工,月薪十二元。他把全部薪金都交予媽媽,是一個很孝順的人。鍾伯發生意外時遺失了圖章,以致半年沒有糧出。當時張婆婆雖然生活艱難,但沒有告訴哥哥,不想他憂心。哥哥知道後,責怪她有事都不告訴他們,不讓他替他們分憂。

爸爸

爸爸以前沉迷賭博,沒有照顧家人。所以張婆婆對妹妹說:「我很討厭爸爸,即使將來有錢也不會給他!」她覺得爸爸很討厭,用這麼差的方法對待媽媽。雖然他們是盲婚啞嫁的,但始終也替他生了五個小孩,他應該對這個家負責任的。不過後來爸爸改過,不但戒賭了,還對媽媽好了,張婆婆感到好開心,對爸爸重獲歸屬感,所以她對爸爸好了很多。爸爸很勤力,退休後轉行做「看更」,一直做到七十多歲。張婆婆帶子女上課時經過爸爸任職的大廈時,也會順道探望他和買一些東西給他吃。

某一年的一個星期六,張婆婆打算下午帶小兒子去驗眼。但當天上午四、五時左右,她的妹妹打電話給她,告訴她爸爸已經去世了。張婆婆當時感到很突然,以為其他人打錯電話。雖然爸爸以前不盡責,但他始終是自己的爸爸,所以當她發現爸爸真的離世時,她感到非常難受。原來爸爸早上起床後,坐在椅上吸煙,被煙噎住而不能呼吸,他不斷地咳嗽,倒了在地上。當時因為哥哥要上班,所以由哥哥的二兒子送張婆婆的爸爸到鄧肇堅醫院看病。醫生診斷後,說必須把張婆婆的爸爸轉到瑪麗醫院醫治。但未轉醫院,張婆婆的爸爸就已經與世長辭了。爸爸死後,張婆婆更加愛惜媽媽和善待她,並且盡量抽時間探望她。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