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 梁瑞霞

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 梁瑞霞

故鄉篇

我的家鄉是德興柳樹洞,在南江口對面。那裡的白欖、橙、柑和烏欖角很有著名,多運到城市售賣。由於我不在那裡長大,很小的時候已經到了廣州,所以我不懂說鄉下話。

每年我都會回鄉拜祭祖父母,順道會請同鄉吃一頓由我煮的飯。每次我也會帶一些衣服給他們,他們看見我回鄉也很開心。從前我的家鄉很荒蕪,還有老虎、熊人等,很多人也離鄉到城市工作,現在就繁榮了很多,變成高樓大廈和公園了。

我是家中的大姐

在廣州大概兩年,我就在媽媽的家鄉西潮太平活動,那裡是耕種的地方,沒有甚麼特別。因為在這裡的時間較長,所以我懂得說這裡的鄉下話。而我也懂得一點順德話,因為我的丈夫是順德人。

童年篇

記得我是在日軍侵華時出生,媽媽是在床下摸黑生下我的,而我出生的地點是在廣州荔枝園西洋菜地,即河南附近。記得在我的小時候,便經常聽到原子彈擲在艇上的聲音,不過那時我還小,不懂害怕,只是跟著爸爸到處躲避。

我的父親本是個軍人,戰爭結束後便回鄉耕作,後來更到了香港謀生,曾任職軍火庫和洗街的工作。我是家中的大姐,有五個妹妹和四個弟弟,我和媽媽的緣份較薄,她較重男輕女,所以我是婆婆湊大的。

童年時生活很困苦,居住環境很迫,要八十元才租到一個床位,但要八個人睡,我大多在冷巷中,睡在帆布床上,夏天的時候真的很熱,又沒有風扇,所以我會在天台睡覺。

所以我決定向媽媽說:「我不再讀書了!」

小時候因為要兼顧耕作和家務,所以沒有時間溫習,只有在家中亮著微弱的油燈伴我讀書,當我功課不明白時,又沒有人教我,如果問媽媽的話,她只會罵我不聽書,然後便罵我或打我。如果讀書成績不好,老師便會罵我,罰我坐「無影凳」、打手掌等。所以我決定向媽媽說:「我不再讀書了!」她說:「那你以後不識字也不要埋怨我!」,我說:「我不會埋怨你的!」自此我就停學了。

 

其實童年的我頗為孤僻,很少時間玩耍,童年時沒太多的玩意,偶然會拾石頭、玩抓子,跳繩等。小時候,我經常落田耕作和四姐妹一同看牛、插禾,我經常使用腳車和手車,但我還是不夠氣力,還經常被車的輪弄傷。加上我落田沒有鞋穿,天冷的時候就會冷得皮膚爆裂,十分痛苦。

有時我也貪玩,當父母外出工作時,我便偷走出去和鄰家的小朋友去石罅捉蟹仔玩,那時叫做「蟛蜞」。那些蟹仔有毛的,我們會用咸水草捉牠們,但捉到的蟹仔又經常會跌落石罅。

下大雨的時候,河水氾濫使大量的魚湧上來,藏在腳印的空間內,待河水退後,我們便經常去捉魚給婆婆吃,收穫十分豐富,有生魚、鯉魚等等不同種類,大約有八至十斤。當河水湧入我的家,使我們的床也浸沒了,不能睡覺,於是我們唯有到艇上睡覺。我們會起帳篷,蓋上一些梭衣,但睡在艇上很不穩定,小艇會隨著水漲水退而時浮時沉。

那時的小艇很重要,除了睡覺之外,我們還在艇上割草、施肥。我們更到處割草,經常到海邊洗米,燒柴煮飯。記得有一次我彎下身割草,突然有一個浪湧過來,我不小心跌下水,但又不懂游泳,當時我真的十分驚慌,唯有緊緊捉住繩子,舅父把我拉上船,真驚險啊!

我小時候又多病,經常發冷,常常要看西醫才能康復,又要外公外婆服侍照顧。外公外婆和舅待我很好,他們自幼就照顧我,舅父更經常抱著我睡。因為我的爸爸要在廣州工作,不便照顧我,他和媽媽後來更四處工作,例如中山、南京和北京,所以我也很少見到他們,但也習慣了。後來日本失陷,我才跟隨爸爸,外公外婆一起住,後來到了香港,媽媽和其他兄弟姐妹也接著申請來港了。

戀愛婚姻篇

在我十八歲那年,我就在打住家工那戶人家的鄰居中認識了我的丈夫,他是賣雞鴨的,拍拖的時候沒有甚麼節目,大家也沒有錢,只是去大排檔吃白粥油條。

在我十九歲的時候,我們拍拖不久便結婚了。由於我們沒有錢擺酒,所以以一些普通的儀式進行,例如過大禮、過文訂、三書六禮等。

他真的很細心照顧我,對我很好

婚後,丈夫的脾氣也很暴躁,經常掉東西和打人,我們還常常吵架,甚至連包租婆也罵他為何妻子那麼好也和她吵架。不過我也體諒他的,找不到工作做,又要養妻活兒,壓力大自然脾氣差,所以我不會怪他的。不過,他對我有時真的過份緊張,他規定我落街買菜也不可超過十五分鐘,因為他說他見過很多世面,知道很多別人的妻子被人騙走,所以他也怕我走,每到一處地方也要兩人陪伴一起去,他還經常「呷醋」呢!不過,很多時候我們吵架之後,也是他勸回我,又會解釋他是緊張我才是這樣。

我結婚就期望一生一世,所以從沒有想過離婚,加上離婚在當時來說也不是光采的事,不同現今社會的人經常說離婚。其實,我也喜歡他夠細心,在我懷孕的時候,他真的很細心照顧我,對我很好。大家也曾其過患難!他的心地也很好,有時寧願自己不吃飯也要幫助朋友。他也做很多善事,捐錢起學校、起廟,也曾經和兒子一同捉賊,還得到好市民獎,有錦旗呢!

可惜,我的丈夫已在八、九年前過身,當時他只有六十四歲,他發現患上腸癌的時候已是末期了,醫生說要立即開刀,還要戒口,之後我一直不分晝夜去醫院照顧他,眼見他一直消瘦下去,我十分傷心。後來他返回鄉下沒有戒口,吃了鯉魚,不久便過身了。他叫我不要傷心,離開是遲早的事,他只是行先一步而已。

以前出外多跟隨丈夫一起,但他過身後,我真的不習慣,連出街、認路也不懂。不過現在的我已習慣了自己到處去,也不會迷路了,因為我要堅強獨立,不會令丈夫擔心我的。

子女篇

我誕下了九個孩子,現在只有六個兒女。我懷孕的時候,因為沒有錢到醫院,唯有磨薑在家裡生孩子。記得以前就算窮,我也不忍心放棄自己的兒女的。我曾在石硤尾的七層大廈居住,那時的生活很苦,我本來有一對孖女,但因為沒有錢,所以養不大她們。那時候又要湊小孩子又要做工,實在十分疲累,每天也只睡得兩至三小時,直至晚上才可湊小孩,但包租婆一夠鐘便會關燈,所以我要點火燈,抱著孩子直至他睡著。記得那時候,我甚至辛苦得想過自殺,但想起自己的孩子可能沒人照顧,就忍不下心,所以懸崖勒馬,打消了這個念頭。

「湊仔先知父母恩」

照顧小孩子雖然辛苦,但所謂「湊仔先知父母恩」,人家湊大我,我又湊大其他人而已。我的丈夫不懂教孩子,只是打和罵,子女的功課也沒有人教,因為兩夫妻也不懂,只能教他們做人的道理,叫他們不要學壞。記得我們從前的住處例如石硤尾、何文田和慈雲山也很龍蛇混雜,晚上經常也要到處找尋我的兒女,幸好子女沒有學壞,已經算是很安慰的了。

現在,我的兒子兩夫妻也要工作,所以他們會給我錢,替他們湊孫。湊孫固然開心,但其實壓力也很大,因為要負很大責任。記得有次我的孫兒染了病,住了醫院整個月,我不分晝夜去照顧他,很是擔心,甚至我的媳婦也哭著叫我回家,但我覺得我有責任去照顧他。我現在有十個孫,有三個孫兒也是我湊大的,其他的是請工人照顧,我現在有時也會接送他們放學,有時會煲湯他們喝。當全家人回來吃飯的時候,場面非常熱鬧。

其實養育了一群子女,真的很有滿足感。

工作篇

我十四歲開始幫外藉華人打住家工,每天都要四時起床,六時左右吃早餐,然後我要去派發餐具,七時左右就會接送小孩上學。我還經常打蠟,因此要搬開有百多斤的鐵箱,工作很辛苦。

有一次,打蠟機器的螺絲鬆脫了,我之前又未見過這些機器,所以伸手入機器想扭緊螺絲,怎料被插蘇電到,手部觸電,以致今後手部有時也感到痛楚。幸好,老闆也算不錯,我和工友也頗相熟,每月也有大概四十元的薪水,這份工作也做得不錯。

但之後我轉了工,那個老闆不太好了,煮飯的那個工友更說是非誣衊我,令老闆辭退我,更把我的東西全丟掉,還不發薪水給我!於是我就到勞工處投訴,追回薪金。

記得有一次我不夠精神「恰眼訓」,被啤機割去一塊肉

婚後,我便到五金廠啤手鍊,工作頗考眼力,也要做得很仔細呀!上班的時間很長,由早上六時至夜晚十二時,每月薪水有二元五角,那時丈夫則在地盤做泥工。

我也做過「撞手指頭」,即是一些機器做的手襪尚未埋口,要用人手縫製手襪頭。要跟著之前的花紋去挑,有時候會取回家做,一打就可以賺到五毫子,通常兩日便做到一打。不過做膠花就更加辛苦,因為那些鐵線很硬,弄得我的手指頭很痛。

有時候睡眠不足去工作是非常危險,記得有一次我不夠精神「恰眼訓」,被啤機割去一塊肉,縫了七八針,真是痛得要命!因為要照顧孩子,所以有時我會帶同孩子一同上班,放他們在紙皮箱內,用繩綁住他的身子,免他走失,再放在工廠門口,間中去看看他。為了節省金錢,上班也選擇行路而不乘車,幸好上班的地點離家不遠,由何文田行至豉油街,而且我也喜歡走路做運動,所以不會覺得累。

後來我們的經濟好些,便到新界做買賣雞鴨生意,夜晚入農場買雞鴨,第二日早上賣出去批發舖頭賺錢,兩夫妻一同工作,生活算是好了些,但其實收入有時也會不穩定,因為經常有人「走數」。所以「好天就要揾埋落雨柴」!直至丈夫過身後,我再工作三年,到深圳買鷓鴣去賣,起初生意不俗,但後來經常被人拉,加上兒女也長大了,所以我也退休,湊孫做家務。

悠閒篇

我的其中一個嗜好就是去旅行,十年前我的兒子經常帶我去旅行,我們曾到過日本、美國夏威夷、韓國、馬來西亞、泰國等地方。

旅行讓我見識很多東西,體驗很多從前未經歷過的事,讓我開闊眼界,正好彌補我讀書少的不足。而且跟兒子、媳婦、孫兒一起去旅行,就更加開心。旅行也有不少難忘的經歷,例如在日本旅行的時候要睡在地上,還要經常吃生的東西,但我怕腸胃受不了,所以叫兒子把食物煮熟給我吃。在韓國的時候,那些辣的食物我也不愛吃,唯有自己吃點粉麵。

中心開辦有多久,我便做了義工有多久了

以前我經常和丈夫到大陸旅行,到過鄉下、廣州和花地等,我最喜歡還是豐開這個地方,因為那裡風景很美,那裡的灰岩柱一支支的,很天然、很美。其實我還想到北京去呢,因為自己未去過,希望有這個機會吧!

我的另一興趣就是義工,記得當年中心開幕後,我便開始做義工,中心開辦有多久,我便做了義工有多久了。我加入了「暖流組」,打電話探訪其他老人家。現在我負責做「接待組」,負責蓋印和摺紙等等。我還參加很多活動,例如「識字班」和「詩詞班」、唱歌比賽、跳舞比賽、詩詞表演等等,還參加童軍,去年還在划龍舟比賽做啦啦隊呢!記得每次比賽和表演之前我也會很緊張,唯有不斷練熟詩詞預備!我們還取了不少獎杯呢,真是開心!

不過做義工也學到不少東西,例如我上了一些「照顧訓練課程」,學習如何扶他們上落輪椅、扶抱技巧、推輪椅等等。有一次我負責推輪椅和一些使用日託(即日間護理服務)的長者去旅行,所以學懂不少技巧。

我覺得幫助人真的開心,因為我覺得「人家好自己也好」,所以應該盡自己的責任,有能力的話幫得也幫。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將來會怎樣,可能那時候也需要別人的幫助呢!所以趁現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就應該幫助別人,正所謂「活到老做到老」,做義工總好過呆坐家中,坐得骨頭也硬了。當別人對我講多謝的時候,就會覺得開心和滿足了。

特別經歷篇

我喜歡幫助別人,很多時候做事出發點也是為人的,就算窮得只有一碗飯,我也願意分一半給別人。

有次我見到一個懷孕的婦人很慘,把辛苦賺來的錢(十元)給了她,但後來才知道自己被騙了。有次好心煲粥給了一個窮苦的嬰兒吃,他的媽媽弄翻了,還燙傷了嬰孩,結果他的媽媽不斷責怪我,還要我照顧嬰孩和帶他看醫生。幫忙一個男人抓藥,又被他的妻子責罵我和她的丈夫不知道在做甚麼。見小朋友衝出馬路打算抱他回來,又被孩子媽媽以為我居心叵測。

正所謂「活到老做到老」

所以我的丈夫常常叫我不要幫人,但我一直認為人不能瞞騙自己的良心,就算被人誤會,真相自然也有天知地知。我覺得做好事也不求別人稱讚,只要不做壞事就可以了。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