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人生最寶貴的 - 湯伯伯

失去人生最寶貴的 - 湯伯伯

太專注於工作,讓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可貴的片段,

没有時間陪伴太太,也沒有機會和孩子聊天、玩耍…

到我想關心他們,但他們已長大成人,不知從何關心起來了……

現在我雖然不愁衣食,但没人關心,每天像個流浪漢般到處遊蕩,覺得很不快樂…

若要我現在跟他說聲對不起,我還真是開不了口。

其實我心裡是很疼他、關心他的,只是說不出口罷了…

滿是苦汁的童年

我出生於一九三六年,家鄉在潮州。我的爸爸是做小生意的,主要是賣餅乾和糖果之類的東西。日本侵華結束後,國內的生活還是相當艱苦。為了生活,爸爸隻身來到香港。九歲那年,爸爸把我們一家接到香港來。

初到香港,人地生疏,生活很艱難, 我們一家住在九龍城寨並在該區謀生。那時候,如果我有斗令買些麵或糯米卷之類的東西吃,已經很開心了。

我們家有四兄弟姐妺,我是大哥。由於家裏很窮,我和最大的妹妹都沒有機會讀書,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

在我還是很小的時候,就要幫家裏工作了。那時候家裏窮得連給我買鞋子的錢也沒有。每天我要赤著腳替爸爸挑東西去擺賣,那些滿是小石子的路,常常把我的腳弄傷;到天熱時,又會把我的腳灼痛。

當時我和爸爸一起做小販,主要是賣蔬菜和生果。由於是無牌販賣,很多時都會被拘捕。一旦被捕了,就要罰款兩元;可是我們往往窮得連兩元都交不出來而遭打藤。他們每次打了多少藤我已記不清楚了,只知道每次被打後,我就整整一個星期無法坐下來。

童年時,我本來還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弟弟,可是他不幸染上痲疹,在他發燒時因得不到治療而病逝了。我記得,那時候醫生說他需要吃羚羊來治病,但我們窮,買不起,想向別人借點錢,卻沒有人願意幫忙,那怕只是五塊錢而已。

小弟弟在生時,有一次看見鄰家的嬸嬸煮了一大鍋蕃薯。弟弟很想吃,那個嬸嬸先是給了他,可是她的女兒不想給,於是嬸嬸立刻搶回弟弟手中的蕃薯,儘管弟弟已吃了一口。我每次想到這件事,想到那個情境,都會忍不住流淚。經過這件事後,我學會要幫助別人,只要自己有能力,我都會盡量幫忙。

永不止息的工作

十六歲那年,爸爸便過身了。我和妹妹於是到土瓜灣的一間紗廠報考工作,幫補家計。當時應徵者有五、六十人,但獲選中的只有六、七人,我是其中一個。在那個年代,沒有擔保人是不會獲聘的,於是我請舅父為我做擔保。

在紗廠工作很辛苦,每天朝七晚七,工作十二小時才賺到兩塊錢。當時我先做養成工 ,六個月後經過上級考核,轉為臨時工,日薪增至三塊多元。那時候,這個工資已相當不錯了。再六個月後,我正式成為長工,日薪有四塊多元。最後,我更晉升至管工的職位。

小時候,我在街上認識了一些朋友,但他們當中許多都誤入歧途,成為道友 。當時在九龍城寨,白粉的價格相當便宜,才三毛錢一包。看著這些朋友,我益發潔身自愛,誓言絕不碰這種東西,因為我知道,一旦吸食便會前途盡毀。

媽媽在爸爸過世没幾年後也逝世了,我和大妹便要負起養育弟妹的重擔。當時我們還小,不知道如何處理媽媽的身後事,沒辦法之下,唯有依靠基督。當時教友替我們借了點錢,打點了身後事。後來我們省吃儉用,一點點地把錢還給了教會。其後,妹妹也到紗廠工作,生活才漸漸穩定下來。然而,我當時認為在紗廠工作始終是為人家打工,一天才賺幾塊錢,終究是沒出頭的,所以在二十一歲那年,我便自己嘗試做小生意。

起初,我跟朋友學做魚販,當賣不完鮮魚的時候,便用擔挑運到九龍城木屋區繼續兜售。記得當時我還不會宰魚,唯有一邊學,一邊做。宰魚的時候,割傷、撞傷是常有的事,如果不小心割傷流血,我便用一條鹹水草紮緊傷口。慢慢地,血就止了。幾年前有一次,我弄傷手指,醫生給我止血包紮;他把我的手指包紮得像個糭子般大,還問我痛不痛,我大笑著說:「手指不痛,但心很痛。」因為這一次止血,花費了我數百元呢!想當年,我自己止血的時候那有這麼麻煩。

經營魚檔的所有工作,我總是自己一手包辦。由入貨、運貨到賣魚宰魚,我都是一個人處理。那時候,我對伙計不信任,不願意給人家機會,常常恃著自己經驗豐富而對新人發脾氣,每當伙計做錯了我便會生氣,然後把他們辭退。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真是太自負了。我應該明白到,其實伙計是在替我賺錢,我理應對他們好一點才是。我賣魚從不「呃秤」, 買多少就切多少,落刀快而準。很多時,我還會多給一些別人呢。由於從小就知道生活不容易,所以我特別珍惜食物;更何況,食物都是別人用心栽種得來的。

小時候為了生活,沒機會讀書,所以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在這一生裡,如果說我還有什麼值得自豪的話,大概是我已盡了力給家人溫飽的生活吧。

缺乏感情的婚姻

我是在二十多歲的時候成家的。在我們的那個年代,許多的婚姻都是盲婚啞嫁的。我的太太便是別人介紹給我媽媽,由她作主替我訂立親事。事實上,我當時對這位未來妻子一無所知,只知道她的家鄉在汕頭。我們那時候的所謂通信,只是由媽媽請街上的寫信先生,以我的名義來給她寫信,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信內寫了什麼。

這樣的通信維持了年多後,我終於第一次與我的太太見面,但已經是我們要結婚的時候了。記得那時,她先到澳門然後再轉到香港來。那一晚,我們邀請了一些親戚吃飯,算是舉行了婚禮。由於跟太太之間一直缺乏溝通,彼此不了解,所以到目前為止,大家的感情仍是相當疏離。

太太是一個個性比較固執倔強的人,她對許多事都堅持己見從不相讓,因而造成大家時常爭拗。現在我退休了,有更多的時間,很想藉此機會重新了解太太,跟她多點溝通,例如可以一起上街和買菜。太太有時說做家務很辛苦,我就試著替她分擔,譬如替她洗碗。但當我做了家務以後,她總是覺得不合心意,於是又惹來一場爭吵。想一想,大家的隔膜那麼深、那麼久,改變恐怕已是不可能的了。

我們這種不和諧的情況,子女並不清楚。兩個人在一起,常常發生磨擦,但我不想與她爭吵,也不想子女煩心,於是唯有自己啞忍,但心裡真的很難受。幸好,我還可以去老人中心。在那裡,我學會了開解自己,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

年輕的時候,自己的脾氣很差,每當不開心或不滿意時便會大發雷霆。 我每次發脾氣,總是十分激動,甚至把家中的東西都掃到地上去,弄得每個人都怕了我,不敢作聲。大概是由於這種態度,所以現在和家人的關係很不融洽。回想起來,這全是自己做得不好、不對之故。

事實上,太太很疼惜子女,這麼多年來,全賴她一直辛勤照顧子女,她對家庭實在也有貢獻。現在我沒工作了,孩子又不會聽自己的話,所以覺得自己很沒用。

孩子 我錯過了你的成長

結婚以後,太太小產過兩次。大女兒是結婚三年後才出生的。年多後,我們又添了一個兒子。由於太太之前試過小產,所以她生產的時候,我一直都在手術室外等候。兒子出生那一天,當知道母子平安後,我只抱了兒子一會兒便趕回去魚檔工作了。

為了要養活一家大小,我不得不辛勤地工作,希望子女接受好的教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幾乎沒有讓自己放假,即使是新年,也是照樣工作。儘管生病了,我也沒有休息,只是自己隨便買點藥來吃而已。

兩個小孩的來臨,著實為我帶來不少歡樂。雖然我沒有說出來,但其實我的心裡是很高興的。

由於工作時間太長,每天由清晨五時工作至晚上八時,所以在兒女年幼的時候,我也沒有辦法去接送他們上學、看他們表演或與他們聊聊天。對兩個小孩的功課,我也没多少時間關心,但卻在他們交不到功課時發怒,完全不懂幫助他們、安慰他們。現在兒子恨我,相信就是這個原因。

兩個孩子中,女兒比較會唸書,成績常常在十名以內,不用我操心;所以,無論她要求什麼我都會盡量滿足。兒子唸書雖然沒有姐姐出色,但其實他也有優秀的一面。譬如在運動方面,他最擅長跑步,幾乎每次比賽都取得奬牌。可是我當時不懂得欣賞他、稱讚他,只注重他的學業成績,每當看到他有不足之處就只管責罵,其實這樣是很不對的。

中學畢業後,女兒要求到海外升學,我便盡我所能在經濟上支持她。事實上,兒子也很想把書唸好,例如考試的時候,他跟媽媽說想要一個清靜的地方讀書,但太太卻不告訴我。我整天在外工作,家中的事我並不全然了解,若太太不說,我怎能知道呢?後來,兒子也想到外地留學,但他卻不直接告訴我,而只是將意願告訴了媽媽,可是太太當時並沒有讓我知道,也不曾和我商量過,我是後來才知道他有過這樣的想望。然而孩子不了解當中的來龍去脈,以為我只對姐姐好,卻不讓他唸書,把過錯都推到我身上來。對於這件事,我至今仍有說不出的委屈。雖然我們當時的家境已轉差,但若我早點知道他的心意,我就是去賒借也會完成他的心願。可是,現在知道已沒用了,一切已成過去。

兒子一直怨恨我,說他的許多同學都有機會去留學,唯獨他沒有,影響到他現時在工作上的升遷。兒子覺得我厚此薄彼,造成了他對我一直怨恨。現在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公平,但若要我現在跟他說聲對不起,我還真是開不了口。其實我心裡是很疼他、關心他的,只是說不出口罷了。

我是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做父母,除了給孩子溫飽外,還要關心他們。到了此時,我想關心他們,但他們已長大成人,不知從何關心起來了。在家裡,我和家人幾乎是不交談的。跟太太說不到兩句話就會吵架;兒子對我的誤解也太深,我亦不想多加解釋。我自小就為著家庭勞碌奔波,現在年老了,家人卻對我視而不見。

太專注於工作,讓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可貴的片段,没有時間陪伴太太,也沒有機會和孩子聊天、玩耍。對家庭的忽略,可說是我人生中最失敗的地方。

現在我只想一個人住

我現在的生活大概是早上八時多起床,然後帶著一瓶水和一點食物到處閒逛,喜歡到那裡就那裡。有時到公園看看人家下棋,有時到老人中心參加活動。我覺得自己像流浪漢般没人理會,生活過得很無聊。其實我還想繼續工作,我有小巴牌照,可以開小巴,也可以當看更,但因為我年紀大,所以沒有人會聘請我。我不想呆在家裏,因為和太太關係不好,見著面大家會吵架。

因為我以前是在街市工作,所以我最喜歡逛街市。退休這麼多年,全港的街市我差不多都逛過了。我發覺現在的街市沒以前那麼熱鬧。以前的街市,什麼都可以買到,但現在的街市就冷清得多了,空置的攤檔也不少,我想這是因為被超級市場打倒的緣故吧。

我喜歡看歷史連續劇,也喜歡行山。行山能令我心情好一點、愉快一點。但一個人行山始終比較危險,因為家人不知道我到那裡去,而我又没有伙伴,若發生什麼事就麻煩了。我不愛走一條固定路線,因為我喜歡嘗試新的東西。星期天行山的人較多,我看見別人在行,我就會跟著他們一起走。其實我也想找個伴一起行山,但限制很多。因為有些人害怕辛苦,有些人想走的路線又與我所想的不同,有些人又不好約,所以我只好獨個兒去了。

退休後最初兩年,真的覺得很苦悶,於是去當義工。我曾到過老人院幫忙打掃、剪花和帶長者去看醫生。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我感到很開心。

我在老人中心學習到很多東西,例如我參加了識字班。我覺得自己改變了不少,也學會了凡事要看開點。我也喜歡到圖書館看雜誌和畫冊,多學點東西。最近,我對蘭花很感興趣,很想吸收多點這方面的知識。這個嗜好,或許可以成為我新一年的目標。

現在我雖然不愁衣食,但没人關心,每天像個流浪漢般到處遊蕩,覺得很不快樂。在家裏,家人都視我如無物;即使和太太之間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也不能說出來,因為子女總是叫我不要吵,說他們在外工作已很累,不想再聽,所以我唯有事事忍讓,自己屈在心裡。

此刻,我只想政府能給我一個公屋單位,好讓我一個人安靜地生活。

生命故事對我的意義

生命故事的撰寫過程,讓我將苦澀的人生經驗娓娓道出,放下了背負在心裡多年的大石。以往我從未向人透露自己的過去,既不知從何說起,亦怕別人說三道四,不諒解及妄下判斷。

我希望透過分享我的人生,教化年青一輩,嘗試代入長輩的角度,體諒長輩的過去和言行,學習上一代面對艱苦生活的堅毅精神,並珍惜仍能與父母共處的時光。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