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 黃桂花

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 - 黃桂花

我的性格

先向大家介紹一下我的性格,我是一個健談和愛說話的人,我從少便很喜歡說笑,到現在慢慢年長,這個性格都沒有改變,常常都會和三五知己談談天、說說笑。

而我亦是一個十分大方的人,不會與人斤斤計較,我最不喜歡與一些小氣和計較的人相處。樂於助人亦是我的特點,我很喜歡幫助別人,別人只要需要我幫忙,我便會盡全力去幫,什麼都在所不辭。

別人只要需要我幫忙,我便會盡全力去幫

除此,我亦十分愛整潔,年輕的時候,我每天都會在家中清潔,務求令家居一塵不染。

而守時亦是我堅守的美德,我工作多年從來沒有遲到過,反而每天都提早上班,好讓工作能處理得更妥善。

另一方面,我是一個十分性急的人,做每件事情都講求快捷,急於將每件事情都做好,所以我不可以與「慢人」合作,因為我忍受不了做事慢的人。

我的童年時

我是寶安客家人,生於一個貧窮的家庭,家中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由於生活清貧,我們接受的教育並不多,我只在農村讀了一年夜學,就沒有機會再接受教育了。

當時我們三兄妹在小時候並沒有任何玩意,平時我生活都是協助媽媽耕田、放牛,而每天我們三兄妹都會去割草、劈柴到市場賣,這便是家中的唯一收入了。

平時我生活都是協助媽媽耕田

家中種的都是一些食用菜,有蕃薯、豆角、茄子、白菜、芥菜、蘿蔔等,當時家中的米不夠,我們一家人都只是吃這些菜的,再加上鹹魚又一餐了。家中的食糧都是自己種的,曾經有一年天旱,田中的農作物都枯萎了,家中便什麼都沒有得吃了。

童年時住在農村,整條村的人都是姓「黃」的,鄰居與鄰居間的關係十分好,大家都會互相幫助。當時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牛,我的家貧窮沒有牛,我們耕田便要問鄰居借牛。

村內的治安非常好,家家戶戶都不會關門,除了肚子餓,人們都根本不會去打家劫舍。還記得在我的小時候,有一個女子到我們村的田中偷菜,可惜被人捉到了,便被村中的人綁著灌水,還記得那個女子的肚不停地脹著,被人一腳踏下便死去了,當時肚餓的確死了不少人。

我的父親在我五歲的時候逝世,當年我年紀還小,現在對父親的事跡亦非常模糊了,甚至連他的樣子都不記得清楚了。只記得當時的社會非常封建,父親不用耕田,每天一早便外出,到了吃飯的時候才會回來。而耕田和照顧家人的責任,便完全地落於媽媽身上。

父親逝世後,只剩下媽媽照顧我們三兄妹。所以我和媽媽的感情非常深厚,她非常疼錫我們,從來都不會對我們打罵。所以童年對我最深刻的事情,莫過於八歲時媽媽病危,當時媽媽的腳上生了大瘡,不能走動,於是我們兄妹三人便協助媽媽的日常工作及照顧媽媽,幸好後來她康復了,更一直把我們撫養成人。

在我的童年時,日軍統治的時期對我來說亦十分深刻。那時我們一家心中非常恐懼,全家人吃一碗飯也吃不下,由於內心實在太害怕了。

當年我年紀少,不能走遠路,媽媽便把我與妹妹放在兩個籮中,再放一些食物,用棉胎蓋好,便擔著兩個籮、拖著哥哥攀山涉水。一看到有直昇機飛過,便立刻躲在一旁,以免被日軍放炸彈。當時我們一家很少會出門,由於害怕被日軍捉掉,所以一看到門外有日軍走過時,我便會立刻躲起來。

除了害怕被日軍捉走,整條村的人都害怕所養的家禽家畜會被日軍帶走和害怕牠們的啼叫聲會驚動日軍,於是便在山上紮了一個棚,將所有的家禽家畜都趕到山上去,好讓牠們都不會被拿走。

最深刻的是日軍統治時都不知有多少因餓死,被捉了的人要被迫行回大陸,路途太遙遠,很多人因撐不下而在路上死去。而當時我們的家亦只靠吃樹葉為生,將樹葉洗完然後磨粉,還吃得全身腫脹,這些經歷對我來說都十分難忘。

婚姻篇

這就是我與丈夫於五五年結婚時所拍的相片,當時年輕的我都長得不錯呢!而我的丈夫就更是英俊瀟灑!

我在二十二歲的時候與我的丈夫結婚,當時我於惠州工作,在別人的介紹下認識他。他是當兵的,經常要四出奔走,我與他見面的時間亦不太多,拍拖都只是會聊聊天和到飯店吃飯。他長得高大威猛,很多人都為他介紹不少女孩子,亦有很多女孩子追求他,但他偏偏看上我,就連他也笑說不知道為什麼。

丈夫十分疼錫我,對我很好

後來我與他同諧白首,與其他兩對新人一起在軍部結婚,當時有二千人參加我們的婚禮,場面非常熱鬧。其他兩對新人的女孩子都是農村人,他們比我害羞,常常都低著頭,不敢說話。但我與他們不同,我比他們大膽得多,與台下的觀眾打成一片。當年結婚的時候,連花衫都沒有穿,只是穿了一套簡簡單單的灰色套裝。而當時我結婚的時候都已經解放了,不會坐大紅花轎,但回想在解放前看過親友的婚禮,坐著大紅花轎,新郎還要踢轎門,都是很有趣的。可惜在我結婚的時候,都沒有大紅花轎坐了。

婚後,丈夫十分疼錫我,對我很好,事事都十分遷就,不會對我打打罵罵。我們兩夫妻的生活十分和諧,除了有時為了孩子而有一些小爭執外,便從來沒有為其他事情吵過架了。

但由於丈夫當兵的緣故,所以在婚後我便跟隨著他到處走,當兵的生活非常艱辛,常有很多軍事秘密不可被人知道,有時候更會在深夜突然要坐十多個小時火車到其他地方,而我亦曾經跟丈夫到過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吉林等地方,後來便在吉林定居。

回想起剛到吉林的時候十分不習慣,天氣非常寒冷,每天都要穿三條褲子、穿棉衣來抵擋寒冷天氣。初到吉林時我什麼都不懂做,既不懂得燒煤,亦不懂得做棉衣,什麼都要找人幫忙。而我的丈夫又常常留守在軍營,一年只能見幾次面,就算是過時過節,丈夫都很少會回來團聚。最難忘的是當年大女兒差點病死,丈夫就連請假,也先要得到上頭批准,若要等到他回來才送女兒到醫院,恐怕她已經病死了。

與丈夫結婚後,也有一些後悔嫁了給軍人。由於軍人常常要留守在軍營,與家人見面的時間不多。看到別人的家庭可以一家團聚,但我的丈夫又常常不在的身邊,一個人獨力照顧子女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情,還記得當年背著一個孩子,又要自己跑到醫院生另外一個,丈夫不在身邊的日子,獨力支撐家庭實在很辛苦。

雖然如此,丈夫可算是擁有很多優點的人,唯一有一個缺點,就是思想太守舊,有著一個重男輕女的觀念,堅持必定要生個兒子,而且丈夫年老後亦要與兒子同住,非常疼愛兒子。

而我五十歲退休的時候,便送媽媽來香港,在巧合的情況下,竟然獲發身份證,於是便一直留在香港居住和工作。我將工作所賺到的錢,都拿回丈夫的鄉下替他的家人起屋。由於他們所居住的環境不太好,所以我有能力幫助他們,便為他們建一些房子。丈夫與長女、二女及幼子都居住在吉林,我每年都會回吉林居住一兩個月,有時候丈夫都會來香港三個月,與大家見見面,直到兩年前他去世了。

退休生活篇

不知不覺,退休已經十三年了,剛退休的時候生活無所事事,又沒有太多朋友,所以很多時候都會一個人到街上走走。最難忘的事發生在九九年,我剛從吉林回香港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到城門河附近散步,不幸竟遇到「迷暈黨」,將所有的積蓄和新的金飾都完全奉獻了,當時我非常傷心,經濟上亦遇到很大的困難,所以後來便到商場做清潔工幫補,但年紀大了,身體也再沒有這麼好,正正式式再次退休了。

後來,因為參加了中心的活動,認識了更多的朋友和鄉里,大家都會到中心聚腳,談談天說說地。現在每天五、六點便起床,吃點東西後就到公園晨運,鬆鬆手腳。而八點會到中心吃早餐,午間十一時便會回家煮飯,有時候如果中心的午飯有魚吃,我便會留在中心吃午餐。午餐後,一兩點便會再到中心,與三五知己聚會一下。到晚上便由女兒煮飯,大約九點便會睡覺。

我親手做的餃子,人人都讚好

我都有參與很多中心的活動,記得有一次跟中心去科學館,看到很多自己從未看過的事情,感受非常深刻,擴闊了自己的眼界。除此亦曾經跟中心去過一日遊,到香港的多個地方,對我來說都十分難忘。我亦有參加中心的剪髮活動,記得有一次給一個新手義工剪,剪得不太合心意,令我耿耿於懷了整個星期,因我是一個非常注重髮型和衣著的人。

很多時候我都想為中心做一些義工,由於腳力不夠,站立長時間會很疲累,所以很難可以做到義工。而由於眼睛的白內障問題,我亦難於參加中心的班組。

我與鄰居和在中心認識的朋友關係很好,鄰居對我十分好,事事都很幫忙,過年過節更會給我利是。而中心的朋友亦會常常請我吃東西,對我非常好,曾經與他們一起到西貢吃盆菜,非常好吃,亦與他們玩得很開心。

我平日最喜歡用白菜、芹菜、豬肉等材料製作餃子,再將餃子與鄰居及中心的朋友一起分享,他們吃過後都大讚好吃。

這就是我親手製作的餃子了,你看,賣相多好呢!大家吃過後,都必定會讚好的!

特別經驗篇

在我十五、十六歲的時候,曾經加入青年團,而在十七、十八歲時亦有當過民兵。當時青年團和民兵的作用都是為民眾做事,就如將消息發放給群眾、為鄉村維持治安、防止壞份子入村破壞等。要當青年團人和民兵都是需要訓練的,還記得當時學習射擊,由於子彈很貴,每人都只發五粒子彈,當我打第一發的時候,感到非常害怕,亦打不準,打第二發的時候就很準了,後來更加上了癮,很想再燒槍。當時還要經過一連串的訓練,要學習怎樣蹲下、怎樣趴下燒槍,不要被壞份子打到。而當時的教官都非常嚴格,班長叫我們到哪裡,我們便要奉命行事,如果違抗的話,便要退出青年團。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在深夜行動,到不同的農村捉拿壞份子

記得當時經常要在深夜的時候拿著槍在鄉村內站崗,每晚都要輪班站崗兩小時,當時村內沒有燈,站崗的位置都非常黑暗,當有風吹過的時候,便會害怕是有壞份子入侵。而當青年團人和民兵都要將我們的行程保密,因為害怕會驚動到一些壞份子,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在深夜行動,到不同的農村捉拿壞份子,當時我很膽小,永遠不會行最前,亦永遠不敢行最後,每次都只會行在軍隊的中間。

媽媽的故事

我十分疼愛和尊敬媽媽,媽媽的一生都十分坎坷,她九歲時便被人送了去做童養媳,十八歲的時候便結婚了。媽媽生於封建的社會,雖然沒有聽她說過當時的苦況,但是聽親友的描述,在當時的社會,媳婦都是不會受到尊重的,很多時候就連吃飯也要獨個兒在廚房吃,就算回外家的日子都要得奶奶的批准。而且,女人不可以正面看著男人,更不可與男人有任何的接觸。

最開心的就是家裡從來沒有吵吵鬧鬧

後來父親去世了,當時媽媽才二十多歲,為了我們又不想再嫁,於是便決心撫養我們成人。當時媽媽常常被人欺負,在村中亦被人取笑,經常被人看不起。

而在媽媽年老的時候,原與哥哥及他的太太同住,媽媽替他們照顧子女,但後來他們的子女長大了,便把媽媽趕走。媽媽便去與其他堂叔同住,由堂叔的子女代為照顧。而因為那時我因丈夫當兵而不能與媽媽通訊,故此未知道媽媽的苦況。後來我知道後便把媽媽帶到吉林居住,但由於吉林的天氣太寒冷了,她根本不習慣,住了九年便忍受不了,再次回到香港。但哥哥知道媽媽回來了香港,便叫親友送她回農村,當時媽媽的身體不好,白內障亦十分嚴重,回到農村又沒有東西吃,又沒有人照顧,後來住了兩、三年,終於忍受不了,而自殺去世了。

總結篇

我人生中最開心的事情:當我年輕的時候,最開心的就是家裡從來沒有吵吵鬧鬧,與丈夫的關係亦十分好,相處得很和睦。而在近年,令我最開心的事情,就是來到中心,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大家有談天說笑,一起在中心聽歌看電視,非常高興。

我人生中最不開心的事情:我認為在我的人生中,最不開心的事情,就是當女兒剛來到香港的時候,由於大家的生活方式不協調,所以經常會因為生活的瑣碎事而吵架,令我當時十分傷心。但近年來,由於大家相處的時候久了,大家都慢慢適應了一起生活,亦很少吵架了。

我人生感到最遺憾的事:在我的人生中,最遺憾的是沒有接受太多的教育,正是「書到用時方恨少」的道理。當時我們的家窮,我們三兄妹都沒有太多機會接受教育,不像現今的小孩子幸福,有九年免費教育。

對我人生最大影響的人:我認為影響我人生最大的人就是子女,因為與他們的相處會很影響到我的心情。由於我的大女兒和二女兒都是住在內地,當她們打給我的時候,我便會很高興,跟她們談天是我的最大樂趣,令我感到很快樂。而若與女兒或兒子吵架,我的心情就會變得很差,令我十分傷心。

我的心願:由於我的眼睛受到白內障的影響,做了兩次手術,雙眼仍然是不好,為我的人生帶來了不少阻礙。所以,我的願望是希望眼睛可以變好,不再受白內障的影響,讓我可以自由一點,可以一個人到處去,不用害怕會迷路。

我認為自己最值得欣賞的地方是有一夥愛幫助別人的心

我認為自己最值得欣賞的地方:我認為自己最值得欣賞的地方是有一夥愛幫助別人的心。年輕的時候,我十分愛幫助別人,當親友遇到什麼困難,我必定會盡全力去幫忙。而在現在,年紀雖然大了很多,體力視力亦大不如前,但我仍十分愛幫助別人,希望別人都可以有好的生活。

我人生的座右銘:在我的人生,我最堅持的人生座右銘就是要做人要忠誠、忠直,做事要有誠信,千萬不要欺騙別人。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