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坤鴻的生命故事

賴坤鴻的生命故事

自我介紹

我是賴坤鴻,出生於汕頭,今年70歲。回想我整個人生中,經歷過不同的階段,走過最貧窮和最艱難的日子,但我一生不求活得富足,只願有安穏的生活和健康的身體便很滿足了。無論際遇如何,我都堅持我人生的座右銘:「要行正經之道」、「對得住天地良心」、「讓社會和諧,造福人群」,活出我精彩的人生。

童年篇

我家也算是一個大家庭,有爸爸媽媽及9個兄弟姊妹,一家11口,而我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爸爸媽媽都很善良和慈祥,很少嚴厲地管教我們。

小時候家庭經濟環境一般,爸爸曾做生意,但後來生意出現困難,又未能立時借貸周轉,因此在解放後爸爸的公司被迫結業;而我家有一塊田,但我們並沒有以種田維生,只把田出租給別人,每年收一、兩擔穀作租金,因此收入不多,一家人只能過着簡單的生活。

我們租住的房間面積只有約60平方米,但卻住了我們一家十一口,所以環境十分擠迫。我們也吃得簡單,為了節省零錢,每天只吃兩餐。我記得媽媽常常煮蕃薯粥,每次吃完我總是覺得不夠飽,因要其餘八個兄弟姊妹同分;而衣服也需同分,我們很少機會穿新衣服,不論是男或女,衣服總是由哥哥姐姐留給弟弟妹妹,就算衣服破了,媽媽都會補回給我們穿。我們更沒有鞋子穿,但當時不覺得是怎麽回事,因很多人也是赤着腳上街,我更見過人們赤着腳子去耕田。當時,只有三個日子人們才會穿鞋子上街,就是農曆初一、結婚和拜訪岳母的時候,我們就是這樣成長。

閒時我們會與鄰居的小朋友一同耍樂,當時沒有有趣的玩具,最大的娛樂是一伙人玩彈珠仔遊戲,因為只需一個銅錢便可買到一粒彈珠。首先我們會在泥地上挖幾個洞子,然後就像玩桌球比賽般,把珠子射進洞子中,射中越多為之勝出;除此之外我們會玩氣球,這些小玩意帶給我們無比快樂。

青年篇

我在大約20歲開始工作,曾做過木工和電工,我的工作尚算有成就,而且得來別人及同事的讚賞。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當木工,主要做傢俬及裝修工作。當時木工分為6個級別,而我只做了兩、三年便晉升到第5級。當時我每月工資$50,而其他人的工資只有約$20,我的待遇也算不錯。木工的工作除了做傢具外,當升到較高職級時便要外出做裝修工程。那時候人們都很着重「意頭」,連做工程的尺寸也要講「好意頭」。尺子上不同的尺寸代表不同的意思,例如一寸代表「財」、兩寸代表「病」、5寸代表「離」等等,不論做傢具或起房子,每樣東西的尺寸必要是「好意頭」。

當時,我在工作上的表現不錯,運用小智慧解決了不少問題。有一次,客人的屋頂塌下來,需要我協助修理,其他工頭的處理方法會把整個屋頂拆下來,再裝上新的屋頂,而我卻想到從屋頂下頂上一條大木子,便把屋頂修理好,當時還得到不少稱讚。後來我轉行做電工,工作主要包括燒桿、接駁電線等,每次工程都很有效率地完成,也獲得不少別人的讚許。

婚姻篇

我是在30歲結婚的,太太是經由朋友介紹而認識的。她於工廠當車衣工人,但家境算不錯,爸爸和舅父都有自己的生意,全家人都在香港居住。我和太太相識了兩、三個月便決定結婚,因為覺得彼此很投契,性格亦很配合,我最欣賞她簡單樸素的性格,與她相處時感覺很舒服。婚宴過程都很簡單,並沒有大排筵席邀請親友慶祝,也沒有進行傳統的婚宴儀式,只是兩家人坐在一起吃飯,並送了些糖果給雙方家人。

與太太結婚後的生活很節儉和樸素,雖然我沒有太太的家人那麼富有,但生活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如」。我腳踏實地努力地工作,一分一毫也是自已親手賺回來的,從來也沒有求別人幫忙。我當時為了省錢,連頭髮也是太太為我剪的。

結婚不久,我們生了三個兒女。當時一家人生活得很開心。當時的道路車和行人不多,我們常常一家五口坐在同一架單車上,我負責踏單車,兩個兒子站在我的前面,太太抱着女兒坐在後面。當然,道路安全仍受到一定的管制,每次當有警察發現我們五人同坐一架單車時,便會上前阻止,並收取我們的單車,需要付錢才可以取回。但由於我有朋友在警察局工作,而且我與他的關係一向都很好,我只需付四、五元便能請他幫忙取回單車。

1980年我們一家到香港定居,太太和大兒子先到,隨後我和兩個兒女也接着來到,生活尚算穏定。到香港後,我曾在一間絲印工廠做技工;後來與太太在街邊擺小販檔,賣魚蛋、腸粉等小吃。1989年,我們於沙田廣源邨街市開雜貨店。開業兩年後,有一次我在鋪內燒焊,一不小心引起火警。除了損失貨物之外,我還被告上法庭,後來被判為意外,不需要負上任何法律責任。鋪子經了二十年我們便退休了。

晚年篇

退休後,我和太太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閒時我會和她到處散步,或者會到長者中心參加活動。我很喜歡寫毛筆字,這是我由小時候讀書培養出來的興趣,而且我很喜愛創作有意思的詩句,並用毛筆字寫下來作禮物送給別人,透過這些詩句鼓勵身邊的人積極面對人生。

我過往經常到沙田醫院覆診,因此很熟悉那兒的醫護人員,每逢新年我都會寫揮春送給他們。除此之外,我亦不時把創作的詩句送給長者中心,他們都很喜歡我的作品。有一次我更協助哮喘會,以寫毛筆字協會機構籌款;另外他們亦把我創作的詩句刊登在機構季刊裡,能夠用我的興趣專長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一件很開心和有意義的事。

在2001年,經朋友介紹,我到屯門一間長者中心參加書法比賽,最後得到優異獎,那次參賽經驗很深刻,很開心能夠參與。

回望這一生,最令我感到開心滿足的莫過於是我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有一位很好的太太,三個兒女都很孝順和尊敬我。大兒子從小到大都很乖巧和自律,性格獨立、勇敢,現在於美國生活;二兒子亦事業有成,現於保險界工作,二媳婦在社會福利署當社工;從小到大我便鼓勵三女兒當護士,我認為這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女兒亦接受了我的教導和鼓勵,現在於政府醫院當註冊護士。有著太太和三個兒女是我一生最大的福氣。

現在的我並無其他所求,只願繼續好好享受我豐盛的晚年生活!

特此鳴謝,信義會「長者生命故事」計劃及故事主人翁,為網站提供故事資料